白天带娃夜间做保姆:蜗居的“三世同堂”逼仄了谁(中)

分类: 保姆知识 发布时间:2018-11-06 17:47

主播 | 宋婷婷

音乐 | Steven宋   录音 | 帝尔录音工作室   后期 | 刘冠军  

别样带娃避纷争?

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

2017年5月,郭梅兰带孩子出去遛弯时,偶然得知隔壁高档小区一户人家急寻一位住家保姆,晚上住在对方家看护下中风瘫痪的老妇人,白天不用去,一个月3000元。郭梅兰动心了。

这家老人叫张美玉,时年62岁,老伴儿去世后与儿子郭宏宇一家三口同住。半年前,张美玉中风瘫痪,郭宏宇请了专业的护工,但护工只负责白天的看护和康复理疗。起初,郭宏宇夫妇夜里轮流照顾,但没几天时间,工作和生活就一团糟。他们先后请了两个住家保姆,都因为熬不了夜辞工了。郭宏宇想送老太太去养老院,老太太死活不去,还天天在家责骂儿子要抛弃她,闹得鸡犬不宁。没办法,郭宏宇只得再次花重金寻找合适的住家保姆。

程光明本就对母亲心怀愧疚,一听她要去照顾瘫痪老人,坚决反对。郭梅兰语重心长地说:“房子小,我一来就更挤了,香琴心情能好吗?你们吵架,我看着难受啊。再说,每个月工资还能补贴你们的生活,她也不会借题发挥跟你闹了。”程光明哽咽着说:“妈,儿子无能,让你受委屈了。”即便如此,程光明还是不同意郭梅兰接下这个活。郭梅兰一再游说儿子说:“我都问清楚了,就是晚上照顾老太太上卫生间,别让痰给憋着就好了。我过去,可能还睡得好些。”程光明双眼一酸,勉强同意她先到郭宏宇家去试试。

2017年5月中旬,郭梅兰开始了白天带娃晚上当住家保姆的日子。郭梅兰搬进老太太房间的第一天,就知道这日子不好过。那天晚上,老太太在喝水和上厕所之间来回切换。好在她身体好,吃得消。

第二天晚饭时,程光明问母亲第一晚去干活的情况。郭梅兰说:“老太太和气,爱干净,喝水上厕所也就一两次。我睡得可好了。”程光明这才稍稍放了心。

郭梅兰耐得烦,不管老太太怎么闹,她都能忍受。

2017年6月,郭梅兰一拿到工资就给孙子买了衣服,还给儿媳带了些吃的。程光明下班后,郭梅兰高兴地把钱递给他。程光明劝母亲留着自己花,还嘱咐她,如果觉得累,一定要辞工。手上有了钱,郭梅兰隔几天就给童童买点小玩意儿,给儿媳买些水果,何香琴也不好意思再闹。真能帮上儿子的忙,郭梅兰可开心了。

但长期瘫痪的老人,脾气真的怪。有一次,老太太莫名闹脾气到半夜才睡。郭梅兰刚眯着,就疼醒了。睁眼一看,老太太正用痒痒挠敲她脑袋:“我要喝水。”郭梅兰疼得眼泪流,还得爬起来伺候她。一连好几个晚上,老太太有事就敲她脑袋。郭梅兰心里很不舒服。

带孩子消耗体力和精力,照顾瘫痪老人就更不用说了。有段时间,老太太要上厕所也不喊人,直接拉到床上。清洗,换衣,换床单,再哄睡,郭梅兰累到虚脱。她来了一个多月,老太太之前从没这样。她还没敢怀疑是老太太故意折腾她,老太太却告状,说郭梅兰不带她上厕所。郭梅兰恨不得立马辞职走人。可一想到儿子,她又忍了下来。这样白天晚上的消耗,再好的身体也要熬坏了。在郭宏宇家住了两三个月,郭梅兰慢慢吃不消了,白天带孩子,总有些精神恍惚。

2017年8月的一天,郭梅兰正做晚饭,何香琴气呼呼地问:“童童的水壶又丢了?”郭梅兰一拍脑袋:完了!何香琴气不打一处来:“带个孩子这么不耐烦吗?这是你丢第几个水壶了?还嫌我浪费!嗯,一天到晚丢三落四就不浪费了!”程光明觉得奇怪,他知道母亲一向细致,从不丢三落四。他担心地问母亲是不是没休息好。郭梅兰笑着说:“怎么会?我在那边好着呢。”

郭梅兰渐渐熬不住了。几天后,郭梅兰晚上睡得沉。等她一醒来,发现老太太咯痰,差点丧命。郭宏宇劈头盖脸地责骂了她一顿。要不是实在难找到像她这样耐心又隐忍的保姆,郭宏宇都不会留下她。

郭梅兰回家后,一整天都脸色苍白,晚饭也没扒两口就放了碗筷。程光明觉得母亲不太对劲,逼问之下,才知道母亲经历了什么。程光明眼圈一红,说:“妈,咱们不干了!”程光明要替她辞工。郭梅兰连忙阻拦,将他拉到一旁,恳求道:“我在外面住自在,花自己的钱也舒心。回去了大家都闹心。”程光明心如刀绞。

- 未完待续,明日继续-

文章来源:知音,中国最好看的原创新闻纪实期刊,以逼真、细腻、原生态的叙事风格,给您讲述最真实、最鲜活、最动人的人生故事。纸笔写情怀,墨香永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