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嫂子当免费保姆,后果会怎样?

分类: 保姆知识 发布时间:2018-10-05 05:21

文 | 默小西   图 | 网络

“晚晴,刚刚买菜回来呀。”顾晚晴刚从菜市场回来,提着沉甸甸的菜篮爬楼梯,路上碰到的邻居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

“嗯,你也去买菜呀?”顾晚晴也热情的回应着。

这样的对话从两个家庭主妇的嘴里说出再寻常不过。

只不过她们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

严格意义上来讲顾晚晴是没有薪资的保姆,因为她是她小姑子家的家庭“主”妇。

“今年新生入学,你小姑子徐云竹,肯定又赚的盆满钵满了吧,你也能跟着沾光涨涨工资了。”邻居打趣着顾晚晴。

徐云竹是顾晚晴的小姑子,是一名中学班主任。徐云竹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学区房,这套学区房并不是用来家用的,而是用来作为学生宿舍。

班里大部分的学生都花钱寄住在这套房子里,原因各种各样。

有嫌弃学校住宿环境差的,有家住的离学校远的……

这样的事情在这里屡见不鲜,这个小区有一半的学区房,几乎都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买下来的。

徐云竹自然不会亲自照顾这些学生,才让她的嫂嫂顾晚晴来当免费保姆。

“你们家的朱老师今年收的学生不比我们家徐老师少,朱老师一向大方,我看你才是真的盆满钵盈。”顾晚晴艳羡的看着眼前这个被花钱雇佣的职业保姆。

她在徐云竹家做事这么多年,一直分文未得,可是,她却又不能主动开口向徐云竹要钱。

徐云竹的丈夫叫付羽君,在这个小县城里混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当,这些年来,徐云竹动用她丈夫的关系,让她的哥哥,也就是自己的丈夫徐云强,包下了县里大部分的道路建设。

寄人篱下,而代价就是她要一辈子都在徐云竹家,当免费的义工。

“不说了,我先回去给学生准备午饭了。”顾晚晴向邻居告别。

顾晚晴一直觉得女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也想过要离开徐云竹家,自己去找一份工作,却拗不过徐云强的苦苦哀求。

徐云强和顾晚晴谈恋爱的时候,是个看起来可靠有抱负的良好青年,可结婚之后,徐云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不出去工作反而还当起了啃老一族。

顾晚晴有一千次想要离开徐云强,重新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可一想到一双儿女,又一千零一次的说服了自己。

好歹,现在的徐云强已经逐渐开始变的好起来了。

顾晚晴在徐云竹家唯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学生们把她做的饭菜吃完以后,脸上洋溢出来的幸福感。

徐云竹家的饭菜在学生中的口碑很不错,不单单是因为好吃,更重要的是因为份量足够。

不少老师家的保姆,都会在老师的授意下,给学生的饭菜偷工减料,而顾晚晴从来不会。

学生们学习辛苦就不说了,这个年纪本就是长身体的时候,顾晚晴怎么也忍不下心来克扣学生的饭菜。

即便这样做,会让徐云竹很不满。

“云竹……你要去上课了吗?能给我这周买菜的钱么?给学生买菜的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顾晚晴低着头,见徐云竹还没有出门,她上前去与她搭话。

要说最难熬的时候,应该就是问徐云竹要钱的时候,徐云竹总会把小气的有钱人扮演的淋漓尽致。

“又要钱?你找我除了要钱,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买个菜还要花那么多的钱,也不知道是真的花到买菜上,还是被你给私吞了。”徐云竹不满的开口,对这个嫂嫂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顾晚晴没有开口,也没有解释。

徐云竹要是心情好,会少说她两句,要是心情不好就多说她几句,要是自己回嘴她就会没完没了。

这么多年她也已经习惯了,与其喋喋不休的和她争吵,还不如不开口静静地等她说完。

可今天徐云竹不知怎么了,心情似乎格外的不好。

“你看看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应了人老珠黄那句话,天天不是系着围裙就是拿着抹布,看着就让人心烦。”

顾晚晴仍旧没有开口,只是眼里的神色变的灰暗了起来。

学生午休的时间快过去了,徐云竹再怎么意犹未尽也只能闭嘴,骂骂咧咧的从包里拿出一沓钞票递给顾晚晴,就离开家往学校去了。

顾晚晴接过钱,妥帖的收好,走到镜子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自己。

长时间和油烟打交道,皮肤已经变的蜡黄,为了方便干活,头发也是一直是松松垮垮的扎着,就连一件漂亮衣服都没有,常年穿在身上的只有一件发黑老旧的围裙,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死气沉沉。

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不修边幅,也没有优秀顾家的老公。

而徐云竹呢?

有一份体面事业,不错的薪资,精致的妆容,还有一个爱她且上进的丈夫。

她们是姑嫂,可婚姻却天差地别。

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自己都快记不清了。

顾晚晴接了一捧冷水,洗了把脸,把所有的思绪都收进了心里,继续着日复一日的生活。

她开始认命了,有些人注定就该平平无奇过一辈子的,儿女孝顺,丈夫也慢慢长进,顾晚晴想,可能这就是她的生活。

她不想去争,不想去抢,以为这样就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

可是,上天似乎并不想让她过的这么安稳。

没过不久,她那不争气的老公就干了一件大事。

他,出轨了。

徐云强靠着付羽君,接了不少的工程,手头有了不少的钱,所以就买了一套不小的房子,又买了一辆不错的宝马车,自然就被不少的女人盯上了。

对于徐云强的出轨,顾晚晴觉得毫无悬念又觉得意料之外。

自己带着儿子同徐云竹家的学生住在一起,女儿在外地上大学,那么大一个房子,徐云强夜夜一个人住。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想找个女人陪才不太正常。 

至于意料之外,是因为她没有想过,徐云强会这么过分。

他不仅包养了外面的女人,还把那个女人的肚子搞大了。

更过分的是,他堂而皇之的把这个叫欣悦的小三带到了家里,还理所当然的要求自己照顾这个女人,直到她顺利的生下他的儿子!

顾晚晴这些年来一直是逆来顺受的,所以才让徐云强觉得她良善可欺,甚至想要体验一下古时候的人三妻四妾的感觉。

所以,这所谓的欣悦,只不过是徐云强贪得无厌的开始而已。

因为欣悦的到来,徐家的所有人都在客厅里当面对质,而当徐云强说出那些过分的话之后,显然,顾晚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徐云强,你再说一遍!”顾晚晴的目光扫视着这里坐着的人。

她的公公婆婆,徐云竹,付羽君,还有那个抚摸着自己还未显怀的肚子趾高气昂的欣悦!

徐云强当着这些人的面,恬不知耻的提出这样的要求,而在座的人的脸上连一丝一毫的羞愧都没有。

“顾晚晴,你应该知道,欣悦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不和你离婚是可怜你,让你照顾欣悦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善意了。”徐云强不以为意。

家里人的视若无睹让他更加的猖狂,嘴上也非常的口无遮拦。

“徐云强!你做梦。”顾晚晴看着一屋子的人只觉得恶心,她勤勤恳恳的伺候了这家人这么久,却怎么也没又想到,他们不仅不领情,反而把她所做的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就连一向拎得清的姑爷付羽君,也不曾开口替她说一句。

“晚晴,不是我说你,哪个男人不偷xing呢?你又没什么本事,嫁到我们徐家是你的福分,你要不是靠我儿子养着,你有得吃有得穿吗?”婆婆见不得顾晚晴这么吼自己的儿子,也不满的开口。

顾晚晴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所有人指责和嘲笑的眼神,沉默了很久,随后,她动身去了自己狭小拥挤的房间,收拾了她为数不多的衣服,回了娘家。

徐家没有一个人挽留她。

或许,她的离开,就像是辞了一个保姆,对徐家人来说,毫无波澜。

顾晚晴回到娘家,一连好几天的心情抑郁,母亲见她这样,和父亲逼问了很久才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

顾晚晴以为,不管怎么样,至少娘家是她最坚实的后盾,受了伤还能回来呆着,可是没有想到,母亲叹了一口气,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

“晚晴,你最好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去,你可以不照顾那个狐狸精,但你不能和徐云强离婚,徐云强虽然不是个东西,可徐家有钱,你带着一双儿女,熬到他们成人以后,你的日子就好过了呀。”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徐云强都出轨了你还要我继续回去忍气吞声?我离开徐家就不能自力更生的活着了吗?”顾晚晴看着劝说她的母亲,和沉默的父亲,心里一阵的悲凉。

作为父母不应该义正言辞的为女儿撑腰吗?可她的父母却只会要她打落牙齿和血吞。

顾晚晴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早已经无处可去。

顾晚晴将自己在房间里关了很久,一颗种子在她心里悄悄的发芽。

她听从父母的劝说收拾衣物回到了徐云竹的学区房。

徐云竹对于顾晚晴的回来并不意外,一个无依无靠没有收入还和社会脱节多年的女人,又能折腾起多大的风浪呢?

负气回娘家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等到娘家待不下去以后,还不是只能乖乖的回来继续向她摇尾乞怜,讨一口饭吃。

徐云竹负手站在许娟的面前,不屑的看着她:“还知道来?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来了呢?你不是能耐挺大的吗?要是有本事走就要有骨气死撑着别回来啊!”

“行了,少说两句吧,本就是你哥理亏。”付羽君难得在家,看着自己老婆这幅嘴脸,实在是有些不喜。

他的大舅子出轨,要是让书记查到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扣一顶作风不正的帽子在他的头上,要是因为这件事情牵连到他自己可就不妙了。

顾晚晴闻言冷笑,那天一语不发,今天再帮她出头又有什么用呢?屈辱她在那天就已经受够了,还差今天这一点吗。

“老公,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徐云竹娇嗔的对付羽君撒娇。

付羽君自知没有办法阻拦徐云竹,接了水后迅速的回了房间,还体贴的关上门,算是给顾晚晴留了一些体面。

顾晚晴看了一眼狰狞的徐云竹,提着自己的行李也想朝着房间走去。

徐云竹见她一声不吭的要走,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继续咒骂。

“怎么?无地自容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哥出轨你很无辜?其实是你自己没用,连自己的男人都没本事守住,我哥出轨也是你活该。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是个男人我也对你没兴趣。”

“徐云竹,你够了!我这么些年在你家里还不够任劳任怨吗?”顾晚晴恶狠狠的瞪着徐云竹。

徐云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顾晚晴,心虚的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够硬气,又再度开口。

“你在我家任劳任怨?要不是羽君,我哥现在还在家里啃老,你怎么不想想我哥是靠着谁发家的?你看看你穿的,再看看那个小三穿的,那可都是我哥给她买的,你看看你多没本事,不仅管不住我哥的钱包,还花不动我哥的钱。”

“徐云竹,你要是还想我在你家里帮你免费照顾学生就给我住嘴!”顾晚晴忍着眼泪打开房门,她确实没有底气,这样已经是她最大的脾气了。

徐云竹不依不饶的走到门边,刚要开口,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什么?”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徐云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煞白一片的惊呼起来。

未完待续

PS:最近微信又改版啦,为了不让大家错过【默小西】的推文,小西手动做了一个简单粗暴设置【星标】的方式,快快get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