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借钱,给保姆买了一个LV

分类: 保姆知识 发布时间:2018-09-03 17:41

插图©花瓣网

01

“喂?爸爸,有什么事吗?”一天晚上,出差在外,林森突然接到爸爸的电话。七十多岁的老人了,既有高血压,又有糖尿病,这么心急火燎地打过来,未免让人害怕。

“森儿,你……你能不能借给我两万块。”林振强吞吞吐吐地,有点儿不好意思。“你知道的,我的钱存了定期,零花快没了,这个月的退休金还没发。”

“爸,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吓我一跳,等会我就给你转两万过去。”声音有点吵,林森关上宾馆的电视,“爸,一家人还客套什么。对了,你要钱干什么啊?”

“我这个月的药快吃完了,打算再去买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林振强的声音里有点儿犹豫。

“唔,那就去买吧。爸,你多注意身体,我经常出差,小凯快高考了,美菱一直照顾他,我们都把你疏忽了。”林森顿了顿,有些哽咽,“爸,我是不是挺不孝的?”

“这是哪里话……你出差也别太累了,早点儿休息。”林振强挂了电话。

林森举着手机,迟迟没有放下。不知不觉,他掌心里落了一滴泪。

这些年,爸爸太不容易了。大半辈子,辛辛苦苦支撑这个家,尤其五年前,妈妈去世后,他就孤零零一个了,既不喜欢打麻将,也不喜欢养鸟,跳广场舞?就更不会了。书倒是喜欢看的,可眼睛老花了,看不了一会儿就要歇着。虽说有一个住家保姆,但她是从农村来的,想来,和爸爸也没什么共同话题。

林森走到阳台上,望着夜色里的万家灯火,叹了口气。愧疚感攫住了他的心。

02

两天后,林森一到家,放下包,就去看爸爸了。

爸爸还住在以前的小区。那是林森长大的地方,在那里,他一直住到25岁,结了婚,买了新房子,才搬出来的。一路上都是自己熟悉的风景,熟悉的人,陈陈清风拂来,他听着山雀的叫声,和街坊邻居打着招呼,心情十分雀跃。

“爸,爸爸。”林森“咚咚咚”敲着门。

“小林回来了啊?”开门的是保姆,“你好好和你爸唠一唠,我出门买点菜,你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啊。”

“嗯嗯,辛苦您了,黄阿姨。”林森进门,保姆出门,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保姆挎的包很是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他皱了皱眉,把一篮水果放在客厅桌子上,“爸,身体怎么样啊?吃了药没有?”

“吃了吃了,刚吃完。”林振强倒了一杯茶给林森,“南京热不热?”

“还可以吧。”林森看了看桌角放的药瓶子,足足有七八种,信手拿起一瓶看了看,好轻啊,都快空了。“您没有买药啊?”

“买了买了。”林振强不假思索地说。

“那这瓶子怎么都快空了呢。”林森晃了晃手里的瓶子,几乎发不出声音来。

“唔,我这记性,我昨天……去店里问了,他们缺货,明天我再去一趟。”林振强笑了,“你爸爸老了,记性不好了。小凯成绩怎么样啊?”

“还行吧。班里前十名。考个一本应该没问题。”林森心不在焉地答着,越想越不对劲,保姆的包包一直在他脑海里晃。

“再努努力,看能不能考个清华北大啥的。”林振强喝了一口茶,眼神里充满了向往。

林森什么也没说。

03

约莫十点半,保姆从菜场回来了。

“小林,我买了鱼,买了豆腐,咱们今天喝鱼汤吧。对了,你不是最爱吃卤鸡爪嘛,还有煮玉米,我各买了一些。”保姆笑着走进了厨房。

“辛苦黄阿姨。还想着我。”林森终于看清了那个包,大大的logo,分明印着LV。刹那间,他的心跳几乎停止了。

“黄阿姨,我来给你打下手。”虽然疑窦丛生,但林森还想套套话,确认一下,也跟着进了厨房。

“不用,你歇着好了。再说,都是现成的东西,用不着帮忙。”黄阿姨笑了。

“那个,阿姨,我问你个事儿。”林森一边切葱,一边小声说,“你今天背的包是在哪儿买的?多少钱?”

“你爸给我买的,昨天我过生日,他说我来了大半年了,也没给过什么礼物,刚好,凑着生日,送我一包。”保姆顿了顿,“多少钱来着?嗯,99,对,你爸说99块钱。”

果然,果然。林森心里直打颤。爸爸怕她不要,竟然还撒谎。99?呵,9999也买不了吧。

妈妈去世后,林森知道爸爸孤苦,就张罗着给他找老伴,但他死活不同意,口口声声说,一把年纪,快死的人了,还找什么老伴。可现在……去年年底,爸爸托亲戚从农村找来一保姆,说人朴实,能干,没花花肠子。是,没花花肠子,肠子都要卖掉,换钱给她花了。

“小林,你怎么了?”保姆看他愣住了,拍了拍他的肩。

“没,没什么。”林森回过神,苦笑了一下。

04

林森从小就不是暴脾气的人,他虽然心知肚明了,但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吃完那顿饭,坐了一会儿,就回家了。

晚上躺在床上,林森翻来覆去睡不着。保姆到底什么来头?如果爸爸的钱被她卷走了怎么办?爸爸说是托亲戚找来的,到底托了哪个亲戚?之前没有想过,现在越想越害怕。

“美菱,和你说个事儿啊。”林森终于忍不住,打算和老婆聊聊了。

“嗯?怎么了?”美菱半倚在床头敷面膜。

“今天我去爸爸那儿,知道了一件事。”林森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现在想想有点后怕。”

“到底什么事嘛,吞吞吐吐的,急死人。”美菱敷着面膜,说话不方便,更急了。

“爸爸给黄阿姨买了一个LV的包,而且,那钱还是爸爸给我要的。”林森摇了摇头。

“什么?你说什么?!”美菱一把揭开面膜,丢在地上,“你再说一遍?”

“爸爸说他的药吃完了,没钱买,问我要了两万块,结果,今天我去看他,发现保姆挎了个LV,一问,果然是爸爸买的。”林森坐起来,“我怕爸爸一激动,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也没说什么。”

“你就是没用,发生了这样的事,一个屁也不敢放。”美菱咬牙切齿,“我们容易吗?小凯马上要高考了,考上大学,那可是要花很多钱的,我们凭什么要给保姆买包?她是保姆诶,又不是你妈。”

“可……怎么说呢,爸爸就我一个儿子,闹起来,万一别人再说不孝。”林森眉头紧锁。

“这可不是孝不孝的事,保姆万一是个诈骗犯怎么办?新闻上这种事还少吗?”美菱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正常上你的班,这事儿我处理。”

05

第二天一大早,送完孩子上学,美菱就直接去了公公家。

“美菱来了啊?快进快进。”开门的是保姆,“你爸在书房看书呢,说早晨看书最好,安静,眼睛也清楚。”

“我不是找我爸的,我是来找你的。”美菱没好气地说。

“怎么了?美菱,发生什么事?”保姆紧张起来,“该不会是你和小林吵架了吧?”

“直说吧,你是怎么骗我爸给你买包的?”美菱冷笑了一声,“一把年纪了,手段还不少。”

“怎么说骗呢?我没有骗啊,那是你爸送我的生日礼物。”保姆一脸诧异。“你可以问问你爸,是不是他送的。”

“骗和送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至少一万多块的包,你也好意思要。”美菱扭头不看她。

“什么?一万多?你别吓我。”保姆抚了抚胸口,“你爸告诉我99块,不然,贵了我也不要。”

“99块?99块你买LV?高仿也要好几百吧。”美菱撇了撇嘴,“别装了,你敢拿出来,让我看看吗?如果不是LV,我给你道歉。”

这包,保姆一直放在衣柜里,每次出门,都挎着,她真以为不过几十块的东西,所以才那么随意。她哆哆嗦嗦拿过来,递给美菱。

美菱还没接,远远地看着就觉得是真货无疑。虽然她自己没有,但好几个闺蜜都有,那材质,那颜色,那做工,那款型,不是LV,还能是什么呢?她气呼呼一把拽了过来。顿时,保姆跌在地上。

“这不是LV,我名字倒着写。”美菱看着保姆,苦笑了起来,“行啊,你真行,骗了包,还假摔是吧?要不要讹我钱啊?”

“我……我……”保姆气得说不出完整的话。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开了,林振强走出来。

“反了你了,美菱,你……你竟然把你妈推在地上?”林振强怒喝道。

作者简介:谷润良,山东人,漂北京,业余坚持写作,文章陆续被人民日报、十点读书、思想聚焦、有书、青年文摘、晚安少年等转载,文风时而犀利警醒,时而温暖治愈,两年来出版了两本书——2016年9月出版《是你自己不努力,说什么怀才不遇》,新书《对得起时间,对得起自己》已上市。

阿良是我很欣赏的作者,他写的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读完常常发人深省。推荐大家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