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说,看见我爸偷偷亲我妈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08-18 23:23

每次周六回去 ,都先问我爸:“你这几天表现好不好啊?”

我爸自己永远都说好。上次还说“一等一的好”,保姆大姐一边乐一边说,大叔你夜里不睡觉,还一等一的好?我爸依然坚持,自己给自己竖大拇指。就是这么自信。今天大姐脸色疲惫,问她是不是我爸夜里又折腾来的。大姐说,还成。我说,“他要不睡,你们就都别睡了。” 我爸立刻接了一句:“ 我哪儿能一会儿都不让她们睡啊!” 我们几个笑成一团:“哎挺明白的啊这会儿。” 这会儿是明白,夜里不定起来几次呢。

(主任说了,我爸这病就这样,夜里不睡白天睡是很常见的,所以要尽量白天不让他睡,让他多活动。)

我爸对保姆大姐永远很客气。给他做一碗水果泥,他点头致谢;问他吃不吃白薯,他说吃,并给大姐敬个礼。我说爸你干嘛这么客气啊,他说,“我的生活全都仰仗她们照顾,那不得客气客气?” 大概是因为我爸从不失礼,虽然照顾他就休息不好,几位大姐也没有说过什么。

上周给他们取工资,打电话回去告诉我妈,“你涨工资了,涨了多少多少钱。” 我妈特别豁达:“没涨多少啊给就拿着吧!” 万年不吱声的我爸突然说,“我涨多少?” 保姆大姐乐得不成,把话筒给他,我爸说那几句话说得特别特清楚:“我涨工资了没有啊?” 得知并没有涨,老头儿很失望。但又不甘心:“也许九月就涨了。” 第二天回去跟保姆大姐说起来,都笑,回回我打电话都不理我,这一听说涨钱可惦记了。按惯例,头天说的事儿第二天是记不住的,又解释一遍,我妈涨了你没涨,但她们教育口都涨了你们事业单位应该也有份儿。老头说,“其实涨了也没什么用。” 我说怎么会没用呢,你的蛋白粉人家药店也不白给我呀。不说话了, 表示耐心等待涨工资及补发。

今天下午回去,保姆大姐悄悄把我叫进厨房,神秘地说,大概前两周吧,有天夜里我爸起来了,但我爸并不叫人,而是走到我妈那边,偷偷亲我妈。大姐和我爸妈睡里外套间,怕夜里有动静听不见,中间的门永远半开着,所以她能看见。那天她怕我爸走路摔着,就问“大叔你起来干嘛呀?” 我爸说上厕所。大姐扶我爸去了洗手间,然后我爸就回去躺着了, 跟什么事儿没有一样。第二天中午又是这样。连着有好几天。我问大姐我妈是不是睡着了, 她说不是,因为我妈第三天跟我爸说,她没睡好,要好好休息。

我、很、惊、奇!

因为,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他们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吵架倒是见过。但是,其实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是吧?只是,假如保姆大姐所言不虚,我不清楚彼时彼刻我爸是忘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他是不知道门半开着,还是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好几次跟闺蜜探讨,我妈跟我爸的脾气差别之大有如处在地球两极,我爸看上我妈什么了呢?闺蜜们旁征博引逻辑论证六百多句话,结论是,父母年轻时候的事儿咱们不知道。

也许他们年轻时候有些什么共同的经历,让他们这一生不论一方如何犯浑,另一方都无限忍让包容。一定有些什么东西,让他们这一生紧紧联结在一起。可这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

但我现在隐隐知道,人生这个事儿吧,你有多不舍,就有多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