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的孩子.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12-09 06:42

沈晓静在月子中心报名入职时,她打死也想不到自己被派去工作的家庭居然是王峰家。她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想起这个男人,幻想过无数次他们再见面的场景,但未曾预见最终的相见却如此不堪。

01

沈晓静和王峰是初恋情人。

十年前,王峰来沈晓静的村里考查,他做手工艺开发。村里有个80岁的老奶奶擅长剪纸,老人一双手沧桑,干枯,满手都是劳作造成的皴裂,但这双手却剪得出几米长的巨幅窗花。王峰大老远找到老人,想商量和她合作,把这手艺发扬光大。

当然,生意人最终的目的肯定是赚钱。

沈晓静是老人的远方孙女,农闲时会来帮忙一起剪纸。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王峰来拜访老人时,沈晓静刚好在。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命中注定。

王峰未婚,大学毕业继承家业。沈晓静未嫁,23岁像花一样的年龄,出落的更像花一样。沈晓静的美,是一种脱俗又浑然天成的干净美,如果要找一种花来形容,水仙,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王峰和沈晓静就这样相遇了,见面生喜,彼此倾心。

王峰在村里本来只待半年,因为晓静,他住了一年,要不是父母一再赶催,他甚至连走的意思都没有。

生活在都市的王峰从来没见过像晓静这样美的女子,漂亮的女人太多,而晓静就像是从郁郁葱葱的山涧飞出来的一直白蝴蝶,让每一个看见她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去追随,然后放飞自我。

王峰答应晓静回去马上和父母商量,然后来提亲。

可是,像所有的故事一样,回到城里的王峰杳无音讯,甚至于一个电话都没打来。而晓静的肚子却一日渐大于一日,父母逼她去医院堕胎,晓静却固执己见。她坚信王峰会来,她要生下孩子等王峰来找他们。

02

但是,一切都随着孩子的出生,破灭了。这个孩子生下来两个小时,没有见到他爸爸就夭折了。

如果说之前沈晓静坚持生下孩子是想给王峰一个惊喜,她不想在王峰没给她回音之前就断送了他们爱情的结晶。现在,孩子没了,她的所有期许都随着孩子消亡、不复存在。

哀莫大于心死,就这样吧。

沈晓静没结婚就生下孩子,虽然孩子没活下来,但毕竟已经是二手货。她虽然漂亮到无人能及,但这样的二手货,找男人结婚如同旧货市场里的物什,看着还行,却不值一点儿钱。

最后娶了她的是村里一个38岁的光棍,因为酗酒、赌博,第一个老婆跑了。

沈晓静明白嫁给大柱无疑等同于奔赴火海,可是,她寻了三回死都没死成。父母劝她无果,拿了人家彩礼,像泼水一样把她泼了出去。

果然,沈晓静在大柱无休止地刁难和蹂躏中度日如年。只要一言不合,大柱便拳脚相加,大打出手。喝醉酒打、赌博输了钱打、想占有她的身体时也要先打饱了再开战......

没两年,那株清澈如山涧的水仙花就枯萎败谢了,无力的枝干上耷拉着几片干黄的花瓣,花瓣摇摇欲坠,在风中挣扎。

是啊,使人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里的一粒沙子。沈晓静对生活的委屈求全确确实实成了她脚底的那粒沙子,每天膈得生疼。

生下一个女儿后的沈晓静,身体慢慢发福。她身心疲惫、眼睛无光,以前的一汪清潭再也不在了。

而,以前是很久的事情了。

03

现在,她就站在王峰面前,头发脏乱,几根刘海因为油腻贴在额前,弯弯扭扭如同毛毛虫般丑陋。宽大的毛衫套在她臃肿的身体上,面颊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相遇而绯红一片。

王峰显然也认出她了,只是她在他的眼里看到的是一种为之动容的楚楚之情。这个背信弃义、抛弃她的男人凭什么现在要露出这种怜悯?是他害了自己的一生,是他让自己承受如此沉重的痛苦和折磨。

想到这里,沈晓静抬起头,用不再清澈的眼睛对上王峰的,“你好,老板,我现在是你家的月嫂,请问你还雇佣我吗?”

王峰被她直视,有些慌乱,赶紧说,“用,用。你就住这件卧室。”说着手指向西边一间房门。

“需要你照顾的是我家老二,老大已经6岁了,由爷爷奶奶照顾,平时我也经常在家,我会帮助你的。”

“知道了,老板。”沈晓静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旧情,说得平淡无味。她要转身去自己房间收拾行李时,王峰一把拉住了她。

“晓静,我,我......”要说的话终于没有说出口。

末了,他只问了一句,“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看见我的样子,还需要问吗?”

“不过,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是来工作的。”沈晓静无法控制夺眶而出的眼泪,赶紧转身进了房间。

王峰老婆白灵长得很漂亮,眼神有光,笑容可人。谈吐间竟和十年前的沈晓静有几分相似。由于还在做月子,她每天都呆在自己房间里,她对沈晓静非常友好。这点是晓静没想到的。

沈晓静对婴儿也是百般心疼,照顾的白白胖胖。王峰和白灵十分满意。

日子在和和气气中过去,可沈晓静的心里总压着一块大石头,好像要把她拖下水去,然后慢慢沉下水底,直到窒息。

04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结束了。沈晓静的月嫂工作临近尾声。

沈晓静这几夜彻夜难眠,这么久王峰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的青春、她的爱、她所有对生命的渴求都被这个男人葬送,难道就这样默默离开吗?

不,不甘心。

王峰收到沈晓静的短信时,他正在商场。他要在晓静离开时为她送上一条钻石项链。

不为别的,只为曾经的誓言,虽然她没有等他,但他并不怪她。

事情也是这一夜说得明明白白。

当年王峰来到城里向父母提出他要娶一个农村姑娘时,父母坚决反对。他据理力争,“晓静不是普通的农村姑娘,她心灵手巧,擅长剪纸,可以负责家里手工艺剪纸这块的业务。她真的是个好女孩,比那些眼里只看到钱的城市女孩好太多。”他把沈晓静的照片拿给父母看。

后来,王峰出了车祸,等他康复时看到的却是晓静和别人结婚的照片。

不到两年的时间,天翻地覆。再后来,他遇到了白灵,他在白灵眼里又看到了沈晓静眼里那股似曾相识的清泉。

真相一旦被揭开,就像那些不可触摸的伤疤,对沈晓静如此,对王峰亦如此。

父母反对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正犯愁找不到借口阻挠,不巧王峰出了场车祸,其实伤情不太重,但父母硬是拖着让他住了多半年医院。出院后他又找不到沈晓静的电话了。本想康复了来村里找她,没想到父母却拿来了她的结婚照片。

父母从中作梗,但事已至此。造化弄人、有缘无份。

有什么办法呢?年少时错过的感情,懂得时已经身披铠甲。如今的沈晓静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对爱情充满幻想、对男人渴求不已的女人了。生活早已让她千疮百孔,心如止水。

她擦干眼泪,和王峰相拥片刻。

05

这一切被躲在不远处的白灵看在眼里,她面露微笑。

家里要选一个月嫂,月子公司给白灵看了好几张照片,白灵一眼就认出了沈晓静。

当初婆婆喜欢她,撮合她和王峰的婚事。她在婆婆房间里看到这个女孩的照片,惊为天人的漂亮,问了一句她是谁。

婆婆鼻子里哼出一股子气,“再漂亮也是个土包子,农村人能有啥出息,凭一副好皮相还想一步登天?”

可是,在王峰心里,沈晓静一直是他的白月光。有好几次,王峰喝了酒念叨,“晓静,晓静,你为什么不等我!”

当她看到月子中心给她的照片时,她心里着实乐了起来。照片中的沈晓静变化太大,她要让沈晓静来家里,把王峰心里的白月光变成墙上那抹蚊子血。

白灵不着急,一个月时间她早已看得清清楚楚,这俩人之间不可能再掀起波浪,一切只需要一个仪式来告白而已。

让他们好好告别吧,白灵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多年来,我内心揪着疼的是你辜负了我,抛弃了我们母子。原来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我认命了。白灵是个好女人,你的家庭非常幸福,好好生活吧。”说完这些话,沈晓静的心忽然敞亮了许多。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被人抛弃的,对生活早已失去了信心,放弃了自己。从今以后,我要好好活几年。”

06

沈晓静走了,她又回到村里。

她主动提出和大柱离婚,大柱死活不离,磕头作揖地告饶,发誓以后不打不骂,好好过日子。

不过沈晓静也没工夫和他理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从城里来了一个老板想和她们的手工剪纸合作。沈晓静大胆地接下订单,找了几个以前一起帮奶奶的妇女把活承包了下来。

奶奶已经走了,但她的手艺却留给了她几个孙女,大家都会一点,一起联手合作一定能制作出订货商满意的作品。

晓静把自家院子和房子腾出来做了简易工厂,姐妹们日夜赶做,终于完成了第一批订单,商人验货非常满意,旗开得胜。

她们的第一次买卖赚到了10万。虽然钱比预料的少了一点,但总比没有的好,除去原料费,姐妹们每人分到一万多呢。

沈晓静用这笔钱盖了一排厂房,依次排列工作间:画房、定版、裁剪、装订、仓库,她给厂子取名“水仙剪纸厂”。

一回生,二回熟。她带着成品来到城里推销,几家工艺行和精品店都订了她的货。后来,第一次订货的老板打来电话说,大老板很看中她们的剪纸工艺,想长期合作。

双方约好一星期之后签约。

沈晓静和工人们把厂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挂上大红色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来到水仙剪纸厂”。

经过一年来的奔波,晓静瘦了一圈,她穿上合体的西服,在干练中透出几许妩媚。沈晓静站在厂门口,迎接贵宾。

她看到一个人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而此人,却是王峰。

原来那个老板嘴里的大老板原来是王峰!原来那个支持她,带给她第一桶金的人是王峰!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

王峰走过来,握手,问候。那双眼睛仍然深邃而锋利。他看到眼前的女人脸上有了光,眼里有了希望。这希望是对生活不灭的追求、是对自己不弃的使命,他知道曾经的那株水仙花又有了生命力。

在王峰的帮助下,沈晓静的厂子终于赚到了钱,她也成为当地一名小有成就的民营企业家。大柱趋于强大的沈晓静,没有动过粗,反而帮她照顾孩子、干起了家务。沈晓静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如果大柱改头换面做人,她还和他过日子,如果不能,她就自己带着女儿生活。

有的女人生活得如花绽放,站在那里,就是一道明媚阳光。沈晓静,已经活成了那道阳光。经历了这些,如今的她什么都不怕了,她只想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快乐地活着。

沈晓静相信,她和王峰都会很幸福。因为过得幸福的人都有一种能力,那就是不会瞻前顾后。他们只向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