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在我家待了10年,我娶亲她塞给我一箱子,拆开后我决定悔婚!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12-03 23:03

   第1章 

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啊。”

“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

众人一阵哄笑。

“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晚应该会出现的吧。”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看热闹。

“还叫陵太太?我还以为他们早离婚了呢。顶着这么大个虚名,黎景致也不怕脖子疼。”年轻的女人把玩着芊芊玉指,轻蔑的说着,“反正也抓不住,还不如赶紧把这婚离了,把陵总让给其他人。”

有人笑她,“是让给你吧。”

年轻女人也不生气,笑容中带着讥讽,“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结婚三年,连老公的面儿都没见着。我要是嫁给陵懿,才不会把自己弄成黎景致那可怜样。”

身后无人问津的角落,这些难听的议论全部落进黎景致的耳朵里。

在外人的眼里,原来她的婚姻是这样的啊。

一场婚姻得失败成什么样,才能在背后被人当做笑料谈资?

倒也没有多难受,更多是觉得尴尬。

黎景致拿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秀眉蹙了蹙,觉着喝不惯,又放下。

没意思极了,她站了起来,想去回屋休息。

发现黎景致从身侧经过时,那些女人一下子就慌了。她们紧张的看着黎景致。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有人手中的酒杯一松,酒水都洒在了黎景致的礼服上。

“不好意思。”那女人说。

黎景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笑而过,转身离开。

“黎景致这是什么意思?她记仇吗?不会背地里给我们使绊子吧。”

那女人开始害怕,她才刚结婚没多久,可千万不能给夫家惹事,“不管怎么说,黎景致现在还是陵懿的妻子。”

陵家,谁也得罪不起。

年轻女人蔑视的瞥了她一眼,“行了,姗姗,黎景致没那个能力给你使绊子。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是陵家,她是陵太太没错,但你觉得,黎景致在陵懿的心里能占的到位置吗?”

“这倒也是……”

说着,又开始议论起了这场忽如其来的豪门婚姻。

……

不想引人注意,黎景致特意从鲜少有人去的备用楼梯上了楼。

陵母跟她说,以后回陵家,她就住这间。

黎景致一进去,顾不得高跟鞋,就先把礼服退去。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礼服,沾了酒渍,得换一下。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拉开,礼服掉落,白洁如.玉的裑子。

“吱呀”一声,门忽然被人推开,走出来的一个侽人。

男人深邃的眸子闪着光,望着她.的雪白叽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