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把儿媳当保姆,生病还让去做饭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08-09 13:16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精 彩 推 荐 ☆~~~~

舒菱筠坐在一辆面包车上,手脚都被胶带紧紧的缚住,嘴巴上也被牢牢的贴上了几层。

舒菱筠看着车窗外,冷岩正一步步的走向卓世贤。

果然,是他,冷岩是卓世贤信任的下属之一。

冷岩背对着舒菱筠的方向,但卓世贤则是面对,舒菱筠看到卓世贤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满意的微微颌首,还拍了拍冷岩的肩膀。

一辆豪车停靠在卓世贤的面前,他坐上去,车子驶离了这里。冷岩瞥向这边,他的神色似乎是在对舒菱筠表达出他是在执行卓世贤的命令。

几个小时后,舒菱筠置身在无边无垠的大海上,舒菱筠瑟缩在船舱的角落,被一个黑布套蒙住了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舒菱筠不止一次的在心里这样问着。

如果你不想与我在一起,放手就行了。

卓世贤,你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这不是她经历的第一次背叛,可是,却是最心痛的一次。

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凌乱的脚步,紧接着,舒菱筠被拉出了船舱,冷冽的海风拂过她的脸颊,她打了个寒颤。

舒菱筠愤怒的看着冷岩,但冷岩丝毫不在乎,他笑了下“这么漂亮的人就这么毁了,但是没办法。不要恨我,下辈子一定要长记性,千万不要爱上不该爱的人。”

舒菱筠拼了全力的进行挣扎,可是起不到一丝作用,任由几个人将她推搡到甲板的边缘。

舒菱筠听到了海水击打船体的声音,也意识到这些人要做什么。

冷岩燃起一支烟,等了片刻,然后,将手中的香烟一弹,橘色的火光飘出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然后消失在黑色的海面上。

而舒菱筠则没有沿着抛物线的轨迹,她是直直的坠下了大海,消失在海面上。

白色的游船调转了方向,朝着陆地的方向驶去。

舒菱筠用力的摆动双腿,虽然费力,但好在她还是能让自己的脑袋能浮出水面。

游船的马达声渐渐消失了,舒菱筠漂浮在海面上,冰冷的海水浸泡着她,她迟早会被淹死或者冻死。

突然,舒菱筠听到了另一个马达声,不同于冷岩他们的游船,似乎这艘船更大。

舒菱筠看不到,只能感受到船只泛出的浪花将她荡起。

如果她能喊,或许能引起船上的人注意到她,可惜她喊不出来。

在这黑暗无边的海里,她获救的概率依旧是零。

巨轮划过平静的海面,留下一路白色的浪花。

海边,一幢高耸入云的酷似帆船的建筑物,舒菱筠的心是幸福的。

当清晨的阳光映入薄纱窗帘,舒菱筠醒了。

讨厌的展风哥,怎么能这样坏呢,舒菱筠含羞带怒的翻身,准备把他打醒。

然而,在她抬起手臂,还没打下去的时候,眼前的人,让她彻底呆住了。

舒菱筠连忙向后退了几下,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展风哥。

舒菱筠的脑子一下乱了,舒菱筠根本无法接受。

一个答案恍入舒菱筠的脑海,她被出卖了,她被相恋了五年的男朋友出卖了。

舒菱筠紧咬牙关,慌乱的走下床,拾起衣裙,昨天,她还为陆展风送给她这身漂亮的裙子而感到开心,现在想来,真是笑话。

舒菱筠恨恨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人,无论他长了一张多么俊朗的脸,但是在舒菱筠看来,他的脸上写满了无耻。

陆展风从观光电梯走了出来,他眼圈发黑,眼白上布满了血丝,很显然,他是一夜未眠。

一想到他精心呵护了十年的菱筠,他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混蛋。

但是,仔细想来,其实,他陆展风才是最大的混蛋。

明明是自己闯的祸,却让无辜的菱筠来买单,还被他这个男朋友骗。

想到菱筠与他在来此地的路上,她是那么的开心,他,真该死。

然而,事已至此,好在菱筠不会知晓。这苦果就由他一个人吞下吧。

以后,他会继续视菱筠如珠如宝,还要给她更多的宠爱与呵护。

陆展风走到门口,一个穿着与舒菱筠一模一样的的女子和另一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陆先生,过一会儿,我就会通知银行让支票兑现,而这件事,你必须守口如瓶。”

“放心,我比你们更不想被别人知道。”陆展风面无表情的承诺道。

保姆拿出房卡,两个女人进去了,而陆展风则是站在房门外面静静的等候着。

不多时,保姆神色慌张的快步走了出来“陆先生,你的女朋友不见了,只怕有变,你快去安抚住你的女朋友,千万不要出事,否则,我家小姐不会给你兑现支票。”

陆展风顿时犹如被一道雷劈中,而他最先想到的不是什么支票还能不能兑现,而是菱筠。

陆展风飞奔向他的房间,远远的就看见舒菱筠靠坐在门板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他的心都要碎了。

陆展风心痛的拥他入怀“对不起,对不起”

舒菱筠用力推开陆展风,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充满了愤怒,她毫不留情的扇了陆展风一个耳光。

“菱筠,你听我解释”陆展风无奈的说。

“他给了你多少钱?”舒菱筠冷冷的问道。

陆展风苦涩的叹息一声,他的菱筠如此聪颖,他隐约的感觉到,他和菱筠可能就此就会渐行渐远了。不,他舍不得,他必须挽回这岌岌可危的感情。

“对不起,我不想的”陆展风哀婉的说。

“说!多少钱!”舒菱筠站起来,俯视着陆展风。

“我们,先进去。”陆展风也站了起来,打开房门。

“告诉我!他给了你多少钱?!”舒菱筠再次问出了口。

“一百五十万,”陆展风如实回答道,又连忙恳求“菱筠,请你原谅我,好吗?”

舒菱筠苦笑道:“你就为了一百五十万,你怎么这么贱?”说完,她的眼泪落了下来,可仍是笑出了声。

“菱筠,你不要这样。”陆展风欲揽住她,却被舒菱筠发怒的推开了。

“你别碰我!我讨厌你!!”舒菱筠喊道,她折身走到沙发旁,拿起电话机的话筒,一边翻看酒店指南,在上面找着应急电话号码,一边怒道:“我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陆展风连忙上前夺下舒菱筠的电话话筒“不要啊。”

“怕就不要做这种事!把电话还给我!”舒菱筠欲抢回话筒,可是,毕竟她的力量不足,不但没能抢回,而她自己也被禁锢在了陆展风的怀中。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