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友沦为保姆,手撕富二代全家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10-12 06:18

01

十年前,关小妍在上海一家电子厂打工。

当时,她只有十八岁,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

农村姑娘,家境一般,未来几乎看得见:打几年工,回家嫁人,然后继续打工...

关小妍长得,虽然算不上明艳夺目,倒也清秀可人。

正是对于颜值的自信,她偶尔也会做一下不切实际的梦:找个有钱男人,享受一世安逸。

一次同厂老乡聚会,关小妍认识了周世刚。

周世刚老家是镇上的,距离关小妍家有十来里。

很腼腆很内向的青年,和关小妍一说话脸就红,却在有人灌关小妍喝酒时,二话不说,站起来替她挡酒。

周围人的起哄声中,周世刚一口气干了面前的一大杯白酒。

那天晚上,聚会结束后,周世刚送关小妍回宿舍。

喝了酒,胆子似乎壮了一点,眉梢眼底都是对关小妍的爱慕。

02

关小妍私下里打听,周世刚家虽然在镇上,却很穷。

父亲早早离世,母亲独自一人把他抚养长大。

后来,母亲积劳成疾,周世刚十六岁就辍学出来打工,赡养母亲。

知道周世刚的家庭情况后,关小妍犹豫过。

找一个一穷二白还有拖累的男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周世刚对她太好了,简直是把一颗心,毫无保留地捧到她面前。

话不多,眼神里的宠溺,却浓得化不开。

异地他乡,关小妍舍不得拒绝这点温暖。

所以,即使周世刚不是关小妍理想的爱人,没钱,还有一点点的怯懦和窝囊。她还是慢慢沦陷了。

两个多月后,关小妍答应,做了周世刚的女朋友。

03

繁华的魔都,两个卑微的年轻人在一起,体味着爱情的美好。

他们曾在夜幕下的黄浦江边漫步,晚风阵阵,汽笛声声。

周世刚轻轻地揽着关小妍的腰,把她拥在怀里。

那一刻,关小妍感动而心存幸福。

她甚至义薄云天地想:不就是穷吗?怕什么!

然而,每每周世刚想突破最后一条防线,关小妍的理智瞬间就回来了。

在老家,人们把女孩的贞洁看得无比重要。

关小妍,不想这么早把自己交给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

周世刚会黯然神伤一会儿,然后在关小妍温言软语的哄劝下,很快释然。

霓虹闪烁的街头,这个略显孱弱的青年,目光炯炯地,对心爱的姑娘描述他对未来的规划:

年底回家,取出这些年的积蓄,翻修老房子,然后去关小妍家提亲。

结婚后,不打工了,在镇上租个门面,做点儿小生意。

他们俩在一起,一辈子也不分开。

……

听起来不错,而现实,却总是残酷。

那年六月,周世刚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母亲病危,让他速速回家。

周世刚请了假,匆匆返乡。

两天后,关小妍收到他的短信,寥寥数语,说母亲的病很棘手,他正在全力以赴筹钱救治,让关小妍照顾好自己。

距离产生隔阂,何况这种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感情。

没有周世刚在身边维系,关小妍的心,很快就有了其它想法。

04

周世刚离开上海半个月后。一天黄昏,关小妍收了工,百无聊赖地站在厂门口。

这时,同车间的老乡杜丽丽匆匆跑过来,对关小妍说:“走,有人请客,一起去!”

那天,是赵洪涛攒的饭局,请了很多在沪打工的老乡。

对于赵洪涛,关小妍并不陌生。

赵家在关小妍老家的镇上,富甲一方,声名显赫。

赵父早年外出做生意,后来,回乡建了砖厂、水泥厂。

赵家的三层小楼,矗立在小镇的一块风水宝地,离得老远就能看见。

那天晚上,赵洪涛对关小妍的殷勤,让关小妍受宠若惊,让其她女孩艳羡不已。

仅仅两天的时间,富少赵洪涛就用他一掷千金的豪情,俘获了关小妍的少女心。

也想过周世刚,但一闪念的功夫,就迷失在天上掉馅饼的狂喜中。

关小妍安慰自己:人往高处走,再说了,她又没答应周世刚什么。

在这期间,周世刚给关小妍发的短信,她再也没回过。

这是她分手的方式,她想周世刚应该能懂。

05

赵洪涛说,他这趟来上海,是为自家的水泥厂采购一批机器,却没想到对关小妍一见钟情。

听到这话,关小妍红了脸,仿佛灰姑娘在舞会上被王子选中,一颗心小鹿般乱撞。

赵洪涛行程结束后,让关小妍辞了工作,和他一起返乡。

用他的话来说:我赵洪涛的女人,怎么能出来打工!

就这样,一来一往,关小妍的命运改变了。

晚上到了镇上,关小妍没有回自己家。而是顺从赵洪涛的安排,直接去了赵家的小楼。

院子里静悄悄的,赵家在城里有房,这座三层小楼,大部分时间都空着。

那天晚上,在二楼一个装修豪华的房间里,松软的大床上,关小妍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赵洪涛。

有疼痛,有迎合,也有尘埃落定的欣喜。

她终于成为赵洪涛的女人。

云雨过后,关小妍憧憬着往后的锦绣人生,以至于忽略了赵洪涛嘴角那一抹得意的微笑。

06

第二天清晨,关小妍早早醒来。

赵洪涛还在熟睡中,她穿好衣服,悄悄走下楼。

院子里花木扶疏,盛夏的木槿,开了一树的繁花,如同关小妍那一刻的心情。

她步履轻盈地在院中的鹅卵石小径上走着,一直走到院门口。

镂花的铁门,很是精致。关小妍站在门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隔着一条窄窄的小路,有一户人家,黑漆斑驳的木门,简陋寒酸。

两间破旧的瓦房,露出一点灰色的屋脊。

吱呀一声,黑漆大门打开,有人走了出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关小妍的眼帘,她一下子愣住了。

是周世刚。

与此同时,周世刚也看到了铁门里的关小妍。

两个人隔着那条窄窄的小路,静静对望着。

周世刚的目光里,有错愕,有不甘,有绝望,还有很多关小妍看不懂的内容。

而赵洪涛就是这时候下楼的,他穿着睡衣,从背后揽着关小妍的腰,亲昵地说:“怎么起这么早?走,陪我再睡会儿。”

关小妍就这么被动地,被赵洪涛拥着,上了楼。

她没有回头看,虽然她知道,她和赵洪涛的一举一动,都尽收周世刚的眼底。

07

下午,赵洪涛让关小妍回了老家。

离开时,关小妍满脸期待地问赵洪涛什么时候来她家提亲,赵洪涛心不在焉又不耐烦地说:“等等吧!”

关小妍没敢再问。

因为赵家还没来提亲,关小妍没有告诉父母,只说自己想家了。

第二天,镇上逢集。

黄昏时分,赶集的村民回来后,当天镇上发生的新闻,便传遍了整个村庄:

赵家对门,一个叫周世刚的青年,翻墙跑到赵家的院子,从楼顶跳了下来。

三楼,原本不致命,谁料到周世刚落地时,头刚好磕在楼下一块石头上,当场死亡。

有知情人,隐隐秘秘地传,这周世刚,是被赵家逼死的。

08

赵家看上路对面那块地,强制让周家搬走。

找了一帮地痞流氓天天去周家闹腾,把周世刚寡居多年的母亲气得住了院。

平时窝窝囊囊的周世刚回来后,说自己谈了女朋友,准备翻修房子娶亲的,所以特别硬气,誓死不搬。

周世刚坚持,赵家除了时不时寻衅一下,也无计可施,就这样僵持下来。

一周前,周世刚母亲去世了,丧母悲痛,再加上赵家步步紧逼,估计他撑不住才走了绝路。

有村民摇着头说:这下,周家绝了后,赵家得逞了...真是作孽啊,也没人管。

那天夜里,关小妍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暗沉沉的夜幕,浑身颤栗,却不敢哭出声。

她终于明白,赵洪涛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又为什么会对平凡的她产生兴趣。

一场阴谋,周世刚为了关小妍,才想守住家。而赵家釜底抽薪,让关小妍上钩,是想彻底断了周世刚的念想。

关小妍的背叛,成为杀死周世刚的一把尖刀。

想到这里,关小妍的心,猛地抽紧了。

周世刚和善又腼腆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关小妍蒙住被子,泪水纵横。

09

赵洪涛果然再也没联系过关小妍。

这是关小妍料到的结局,一开始,她就是个棋子,用完之后,便被弃了。

一个月后,周世刚家的院子被推平,据说赵家要在这里建个超市。

关小妍站在小镇的街道上,推土机轰鸣,把过往的一切,都埋在地下。

她掉转目光,对面,那扇雕花铁门紧紧闭着,泛着冷冷的光芒。

关小妍走过去,叩了很久的门,却没人开门。

她没有回家,固执地守在这里,几天后,终于在即将开工的工地上,见到了赵洪涛。

没人知道关小妍对赵洪涛说了什么,从那以后,关小妍成了赵洪涛家的保姆。

据说,关小妍傻得很,什么都不要,心甘情愿给赵家当牛做马。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赵家的家业一再发展,登峰造极、烈火烹油。

10

2018年初,基层扫黑除恶正式拉开序幕。

在关小妍的家乡,赵家第一时间被人举报。

举报信列举了赵家十几年来,利用家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非法占地、偷逃税款、官商勾结等等罪行。

由于材料详实,证据确凿,举报很受重视。

专案组成立,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很多乡民前来反映问题,赵家的黑恶历史,越来越明晰。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赵洪涛和父亲哥哥一起,锒铛入狱,等待法律的重判。

关小妍搬出赵家,十年过去,那个有着绮丽梦想的少女,变得宠辱不惊,有着心如止水的平静。

心愿已了。这些年来,她潜伏在赵家,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忍辱负重,搜集着赵家犯罪的一手证据。

欠下的,总要偿还。

她欠周世刚的情,用十年的青春来偿还;

赵家欠下的债,要用余生的牢狱之灾来偿还。

天道轮回,谁也逃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