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他女儿的契约保姆妈,谁知道他对她的干涉越来越多~

分类: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8-10-05 09:50

他是慕氏集团当家总裁,

身份尊贵,霸道专情,

最大的缺点便是宠女上天。

为了他的宝贝女儿,

他找上她,

一纸契约签下她给他女儿做保姆妈妈。

她以为按着契约办事便可,

谁知道他对她的干涉越来越多,

不着痕迹地赶跑她身边的每一个男性,

把她禁锢在他的怀里,

深情又霸道地对她说道:

“我们该给女儿添个伴了。”

“妈妈,妈妈……”

被男人抱在怀里一起坐在监控前盯着章晓看的小女娃,通过监控视频看到章晓时,小小的身子就往前倾过去,漂亮的小脸蛋上有着热切,不停地冲着屏幕上的章晓叫着“妈妈,妈妈。”

“慕娅。”男子低柔地叫了女娃儿一声,揽紧了孩子,怕孩子会摔倒。站在他身边的一名保姆恭敬地说道:“三少,把小小姐交给我吧。”

“她想看着她的‘妈妈’,让她看吧,我抱着便行。”男子低沉地回应着保姆。

保姆想说章晓不是慕娅的妈妈,却又不敢说,因为慕娅的妈妈早在一年前便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三少爷对三少奶奶的感情极深,提到三少奶奶就等于揭着三少爷伤口的伤疤。

“妈妈,妈妈。”

慕娅不停地叫着,身子也在挣扎着,很想扑到屏幕上。

男子只得加了点力道抱紧孩子。

“你是想请我当保姆吗?”

慕宸又抿起了唇,似是在考虑着该如何开口。

章晓等不到回答,视线又回到怀里的小女娃身上。慕娅哭闹了那么多天总算见到妈妈,现在还是紧搂着不肯放手,生怕自己一放手,妈妈便飞了。

“章小姐,坐吧。”慕宸忽然请着章晓坐下。

两个人不曾自我介绍过,慕宸却知道了章晓的名字,让慕家的小小姐看上眼视为妈妈,慕宸肯定会打探章晓的名字。

“慕先生有话不防直说。”章晓抱着慕娅走到一旁的沙发前坐下。

她认得慕宸,慕氏的当家总裁嘛,上过电视,登过报纸的,很多人都认得的。

慕宸走过来在章晓的对面坐下,黑眸依旧瞅着章晓看,片刻,他扯动唇瓣挤出一句话来:“我想请章小姐做慕娅的妈妈。”

章晓一愣。

他这句话像极了求婚……

协议其实也很简单,只有六条:

第一:从签约开始,她便是慕娅的保姆妈妈,负责照顾慕娅,陪伴慕娅,充当慕娅的妈妈。

第二:从签约开始,她要搬进慕家大宅里居住,方便照顾慕娅。

第三:她不是佣人,不用做其他事情。

第四:月薪三万。

第五:不准爱上他!

第六:签约期暂定一年。

慕宸在第五条特意地加了标注。

章晓在看到第五条的时候,嘴角微弯,似是在笑,再望望慕宸,他一直都在盯着她,那眼神深沉得如同无底洞,很难探触到他的心思。

不准爱上他?

也是,他很帅,又是慕氏的当家总裁,年纪也不大,才三十五岁,哪怕有个女儿,妻子已亡,枕边已空,谁都会肖想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又多金的男人。

“致远,能帮我查一个人吗?”慕宸的声音变得很温和,温声请求着电话那端的宁致远。

宁致远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我的价格很高的。”

慕宸嘴角微弯,扯出一抹轻淡的笑容:“再高,我也支付得起。”

宁致远冷哼了一声后,才问着:“查谁?”

“章晓。”

“是女人?”

“嗯。”

“你忘记了桐桐吗?”宁致远的声音更加的冰冷,隐隐还有着怒气。慕宸极少会拜托他帮忙调查别人,现在却请他查一个女人。

宁致远马上就误会了慕宸忘记了亡妻。

慕宸苦笑着,“致远,我怎么可能忘记桐桐,你误会我了。”他对亡妻的感情很深,亡妻的死让他几近疯狂,要不是还有一个女儿,他怕是无法振作起来。慕娅是他与宁桐唯一的孩子,那孩子的模样又像极了宁桐,他一定要把慕娅抚养成人,这样才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宁桐。

“那你调查一个女人做什么?还请我去调查!”宁致远的口吻还是很冷很冲。

慕宸轻叹一口气后解释:“慕娅把章晓当成桐桐,从第一次见到章晓开始,就叫着妈妈,一直要找章晓,哭闹不休好几天了。”

听到慕娅会叫妈妈了,宁致远冰冷的声音便有了点小激动,问着:“慕娅会叫妈妈了?”

“是会叫了,可她却是冲着章晓叫的……”慕宸没有再说下去,心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让他忽然间喘不过气来。

“叶晴是个孤儿,除了我这个朋友之外,她再无亲人好友。”章晓定定地看着慕宸,回答着他的话。

慕宸顿时语塞了。

他看向易修杰,章晓似是猜透他的心思似的,淡淡地说道:“叶晴是女孩子,手术出来后肯定需要有人贴身照顾。”

慕宸蹙起了眉,睨着她不说话。

冷不防的,一只大手伸来攫住了章晓的手腕,接着她便被扯着走。

“宁致远!”

易修杰几步抢上前,冷冷地拦住了宁致远。

那个一句话不说,直接就扯着章晓走的人正是宁致远。

章晓被宁致远紧紧地攫住手腕,宁致远的力道很大,她被他攫得手腕都生痛。但她没有挣扎,只是淡冷地睨着宁致远,易修杰的低叫声已经叫出了宁致远的身份,她淡冷地命令着:“宁总,请你放手!”

“慕娅哭了,你既然与慕宸签了合约,那么你就要按照合约行事。我不管你的朋友有没有人照顾,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慕娅不哭。”宁致远说着又瞟向了拦着他的易修杰,冷哼着:“易副总,此事与你无关,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说着,他扯着章晓又走。章晓挣扎不脱,忽然扯开喉咙喊叫着:“救命呀,非礼呀,非礼呀!”

她尖锐的呼救声立即在长廊里回荡着,让宁致远黑了脸。

他非礼?

他从不近女色,怎么可能会非礼她?她以为她长得国色天色呀?

章晓是个外表甜美的美人儿,距离国色天色还真不远呢。

手一捂,宁致远冷冷地捂住了章晓的嘴巴,不让她尖叫。他的手捂过来,章晓马上张牙便咬,狠狠地咬了宁致远一口,宁致远吃痛本能地松开了手,瞪向章晓,章晓也不甘示弱,冷冷地迎视着他。

“你咬我?”宁致远看着被章晓咬出来的两排牙齿印,脸色黑得厉害。

“此事与你无关,你要多管闲事,便是这个下场。”章晓冷哼着,然后转身面对着慕宸,一点也不把黑着脸,随时都要把她撕了的宁致远放在眼里,“慕先生,我现在肯定是不能离开医院的,你如果非要我跟着你走,为了不让你女儿哭闹而让我弃朋友于不顾的,那咱们解除合约吧?需要赔偿多少违约金,我都赔。”

慕宸抿唇看着她。

解约?

如果不是女儿非要章晓,慕宸也很想解约……

“慕先生,手机在慕娅的手里,是你的宝贝女儿挂你的电话,我是冤枉的。”

“章晓,你别把过错都推到慕娅身上。”

章晓笑,“慕先生,你不是说你的时间很宝贵吗?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

他说东,她说西。

慕宸抿抿唇,半响才淡冷地问着:“慕娅还好吗?”

“啊!”

慕娅忽然叫嚷一声,她想抢手机,一直抢不到,她大小姐便发脾气了,冲着章晓叫嚷一句。

耳尖的慕宸听到宝贝女儿的叫嚷声,立即质问着章晓:“慕娅在叫什么?你惹慕娅不开心了。”

章晓皮笑肉不笑地回应着:“慕先生只要把你的手机给慕娅当成玩具玩,她就不会‘啊啊’叫。”

慕宸顿时语塞。

他的女儿两只小手是很会抢东西的……

“慕先生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我就挂电话了。”章晓等不到慕宸的话,无趣地要挂电话。

她音落,手机里就传来了断线的声音。

慕宸先她一步挂电话,还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秘书看着他充满着火药味的动作,脚下再生迟疑,她要不要先退出去呀?

近期“阅读原文”功能受限,给大家带来的不便,小编在此深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