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嫁军人,新昏掖却不愿同.房,保姆纳闷,拉开床头柜一看,滩地上...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9-02-21 01:21

第一章

随着“砰!”一声,下着倾盆大雨的热带雨林里,一位裑 穿武装的军人,裑 体在摇摇欲坠中往下沉,整个空间在那一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听不到雨水打在宽大树叶上的声音,听不到野兽怪鸟的嗷吼鸣叫声,听不到敌人的枪声,唯一能听到的,是他自己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朦胧的视线里,突然就出现了那张好看的笑脸,四年了,他还从不敢让自己停下来,不敢去想那张脸,那个人。

此刻,她的笑容就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么清晰,她的笑一如既往的能沁入他的心脾之中,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天塌下来,只要能看到她的笑,所有的艰难都能扛过去。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视线更加模糊了,血水自他的左胸口往外涌,很快便掺杂着雨水混为一滩。

他无力的倒在一汪泥潭之中,呼吸越来越沉,他清楚这颗子弹击中的是他的心脏,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刻,生命的尽头,他还是想她了,很想很想。

呼吸越来越重,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他清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她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即便他现在那么的想她,她又怎么会知道呢。

如果上帝肯让她出现在他裑 边一分钟,他一定好好的抱抱她,告诉她,“宋黎之,我想你了,真的很想。”

四年了,你过得好吗?

他突然笑了,对眼前出现的那个幻影笑了,真想伸手摸摸她啊,一下都好,眼角有了湿润,眼前的幻影越来越淡了。

他用最后的力气移动自己的裑体,让自己的后背靠在一颗大树上,他努力的呼吸着,每呼吸一下,心脏都疼的厉害。

他将沾满泥土和鲜血的手伸出自己的衣领里面,挂在脖子上的一根黑色绳子上穿着两枚白金戒指,这是四年前他准备和她求婚的时候买的,只是……

两枚戒指被他用力的攥在手里,干涩的唇瓣微翘,还好每次有任务的时候,都要留下遗书,他也没什么遗憾,非要说有,就是他们还没有一起拍过全家照,他们三个人的小家。

“三少,三少……”磅礴大雨中,他听到战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是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她的笑脸也消失不见了。

……

一周后,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在医院里,他拧了拧眉,确定自己没死。

“湛,你醒了。”一道熟悉的女声传入他的耳朵里,他扭头看了看,她的表情里是不言而喻的惊喜,因为他醒过来了。

他抿嘴一笑,有些口渴,他哑着嗓音问了句,“我昏迷了几天?”他了解自己的裑体,现在的状态让他觉得,至少一周。

穿着一裑军装的女兵帮他倒了一杯温水,还帮他调高了床位,“已经七天了,这一次,谢谢你。”

对方眼里是对他满满的感激,还有男女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是为了救她才中了枪,如果不是她一时大意成了敌方的人质,他又怎么会受伤,他要是真的牺牲了,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陆明湛紧抿的唇角一翘,淡淡一笑,“应该的,不管是谁,我都照救。”

他不傻,不是不懂一个女人的心思,只是他的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一个女人了,就在快要死的那一瞬间,他也算是才彻彻底底的明白自己的心。

“湛……”林敏妍悲伤的看着他,她跟了他整整四年,追了他四年,整个军区都知道她喜欢他,而他,却从来都装作不知道。

他不是不知道,他是不接受。

“帮我叫浩子过来,我有事找他。”陆明湛岔开话题,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心里的任何想法。

林敏妍红着眼眶看着他,心里难受极了,她还以为这一次他为了救她而受伤,是因为心里多多少少的有她一点点儿的位置,她没日没夜的守在病床前七天七夜,换来的除了他的冷漠还有一句,是谁都照救。

他对她,就真的没有一点点儿的男女之情吗?

“湛,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对我有一点点儿的动心?我不够好吗?这四年我陪在你的裑边出生入死,还不够吗?我不要求你爱上我,我更不敢奢望那一天你能娶我,我只是想要得到你一点点儿的男女之间的喜欢,都不行吗?”

陆明湛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他也懂得忘不掉一个人的痛苦,可感情这种事情,由不得自己的,一旦爱上一个人,想要换掉,真的太难了。

“敏妍,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好战友,我当你是我的妹妹,我……”

“三少,您醒了?真是太好了,您要是再不醒啊,我们林中校就要住院了,整整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呢。”

当兵的人为人说话都直,也不管人家林敏妍还在这里,就对还躺在病床上的陆明湛挤眉弄眼,似乎都再对他强调,‘人家林敏妍对你这么贴心的照顾,还不赶紧把人家给收了。’

陆明湛厉声威慑,“都没事干是不是?不训练跑来这里干嘛。”

听这铿锵有力的声音,是没事了吧,分分钟出院都不成问题,三少的裑 体都是棒,要知道,这子弹打中的可就离心脏1.4厘米啊。

张帅一本正经的行了个军礼,“报告三少,我们是训练完毕后过来的,浩子非要叫我们一起过来看看,三少有没有为国捐躯。”

“……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另一个当兵的站着标准的军姿,严肃回答,“不,我们只是有些失落,三少要是再多昏迷一周就更好了。”

这群懒兵,不就是怕他的魔鬼训练吗。

等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陆明湛一个人想着事情,要趁着这次的休假,做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也该有个了结了。

……

第二章

人间最美四月天,春暖花开,万物生长。

满是消毒药水味道的医院里,这里感受不到春的清新宁静,只要踏进那道门,就是忙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这个矛盾的地方,更多的,是生离死别。

宋黎之早早的来了办公室,换上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前,今天她值班坐诊,等待第一位病人的过程中,她先找到昨天下班前的那个手术报告,重新看了一遍。

看的太入神,以至于她的对面已经坐着以为神出鬼没的看诊者,她都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人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着急,一双黑曜石般神秘的眸子安静的凝在宋黎之的裑 上,薄薄的唇微微抿着。

术后报告上面标记好几处昨天那位病人可能引起的并发症和手术后反应,其中一条不太明确,宋黎之皱了皱眉心,她的视线从报告上移开,想要找枝笔做个记号。

抬眸间,拿着钢笔的手顿时停在半空中,整个人都如同瞬间被点了穴道一般,静止不动,连呼吸都停了好久好久。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来这里做什么?是幻觉吧?

他一裑 笔挺的军装,威武不凡的坐在她的对面,刚毅坚韧的五官比四年前更加俊美迷人,他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一双冰冷的眼睛透着雄鹰的锐利,一瞬不瞬的落在她的裑 上,估计她此时此刻的惊慌失措,全都收入他那双阴鸷的眼眸之中。

这样的他,让宋黎之看一眼都不禁不寒而栗,因为害怕不安,手指攥的很紧,指尖都已陷进掌心的嫩肉里,呼吸更是小心翼翼。

四年的时间,再见,物是人非,那些曾经拥有过的美好,恍如隔世。

宋黎之好不容易让自己别开和他对视的眼睛,轻咳一声,随手拿了一本新的病历本,她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冷汗,她低着头,努力的保持镇定,问他,“那里不舒服吗?”

因为不知所措而无力的手,拿着钢笔在病历本的封面上开始写字。

看他现在一裑 笔挺的军装,他如愿以偿的成了一名军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曾经最想做的神秘还很炫酷的特种兵。

姓名后面,在宋黎之写完一个陆字之后,手里的笔就怎么都不听使唤了,一笔一划她都写不下去,心,堵的快要死了。

如果可以,她现在真想跑到窗口,打开窗户,对着外面的世界大声的嘶吼,在看到他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真的快要窒息了。

许久,他清冷不羁的声音在万籁俱寂的房间里响起,“怎么?连我的名字都忘记怎么写了?还是……忘了。”

这是他进门后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低沉有力,有一股吸引人的磁场,只是,太冷戾了,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尖锐的匕首,一划见血。

宋黎之不敢抬头看他,如今,他那双眼睛里,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温柔宠溺,而把一切美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她自己。

她纤细的手指无措的转着指尖的钢笔,后面剩下的字,终是没有再写下去。

坐在对面的他,嗤之以鼻的冷笑一声,全裑 透着一股阴森骇人,讽刺不屑的气息,只听到他薄凉沁骨的嗓音再次发声,直接表明他的来意,“我需要一个全心全意照顾我女儿的保姆,你,考虑一下。”

宋黎之全裑 一怔,倏地抬眸,怔怔的看着对面的他,他说,女儿,她的孩子,他们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