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刑事·杭州保姆纵火案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9-01-12 07:38

文 | 本刊记者 沈洋

>>该案二审宣判现场

案情回放

一转眼,2018年悄然走过,莫焕晶已被执行死刑,杭州保姆纵火案暂时告一段落。尽管刑事案件尘埃落定,但是相关民事及行政诉讼结果尚难预料。这起人命关天的大案,留给我们的不应只有眼泪和悲伤。

2017年6月22日清晨,杭州“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该户女主人朱小贞及其3个孩子不幸遇难,保姆莫焕晶逃生,男主人林生斌当时不在家。当天,警方调查明确火灾为放火案,莫焕晶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依法审查,2017年7月1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莫焕晶以涉嫌放火罪、盗窃罪依法批准逮捕,并于2017年8月21日提起公诉。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供的起诉书显示,被告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案发前一晚,莫焕晶又用手机进行网上赌博,输光6万余元。为继续筹措赌资,莫焕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搏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最终导致朱小贞和3名子女死亡,并造成被害人房屋和邻近房屋损失257万余元。

2018年2月9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后莫焕晶提出上诉。

莫焕晶在陈述其上诉理由过程中表示认罪,但提出本案后果的发生不是其所想看到的。其上诉状主要内容包括:一审认定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品及火灾发生后即逃至室外与事实不符;一审量刑时未考虑物业和公安消防部门的责任;莫焕晶案发后在现场等候,第一次讯问即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一审量刑畸重,请求改判。

2018年5月17日上午9时,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该院第二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杭州中院一审的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合议庭在听取各方质证意见后,开始进行两轮法庭辩论。辩论结束后,由莫焕晶向法庭作最后陈述。

在最后陈述中,莫焕晶表示认罪、悔罪,恳请被害人家属接受其道歉,再次强调本案所造成的严重后果非其所愿,请求给予从轻判决,如果二审维持原判,其也愿意接受。

2018年6月4日,浙江高院在该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莫焕晶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审判长当庭宣读了该案二审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该案经浙江高院二审审理查明,一审认定莫焕晶放火、盗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浙江高院认为,莫焕晶选择于凌晨时分在高层住宅内放火,造成四人死亡和巨额财产损失,对所犯放火罪行虽有酌定从轻情节,但犯罪动机卑劣、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造成的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尚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莫焕晶及其辩护人要求从轻处罚的理由不足,不予采纳。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原判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作出前述裁定。

2018年9月21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莫焕晶被执行死刑。

专家点评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  高一飞

杭州保姆纵火一案,后果严重,造成女主人朱小贞及其3名未成年子女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并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社会关注度高。然而,即便是罪该万死,也应当查明案件真相,用证据在法庭上说话,让案件在侦查阶段所取得的证据、起诉阶段所提出的主张,能够接受审判的检验,通过证据裁判原则,实现庭审实质化,确保诉讼证据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在法庭。通过公正的程序得到的最终裁判能为社会公众所认可,公众才能信仰法律、信任司法,司法的公信力才能建立起来。

我们注意到,在莫焕晶一案的审理中,充分保证了其律师辩护的权利,包括律师的调查权、会见权、阅卷权和参与庭审进行辩护的权利,对律师提出的主张,公诉方积极回应,法庭一一进行调查。莫焕晶承认放火事实,但辩称与被害人一家相处甚好,其点火是因为当日凌晨赌博输钱,想点小火再灭火试图再次借钱,事先准备水桶,有试图用水灭火但因紧张而摔跤未能成功、用榔头敲击窗户玻璃、电话报警、向保安求救、电话通知林生斌等行为。这些辩解是否成立,对是否判处被告人死刑产生影响。在这样一起人人皆说该“杀”的案件中,法庭通知了当时参与消防救援的吴某、黄某、宋某、赵某等消防队员到庭作证,对上述问题中的相关内容进行了调查核实。

我们不能因为案情重大、被害人境遇凄惨而改变司法的标准。严格司法的唯一标准是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办案结果符合实体公正、办案过程符合程序公正。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司法机关出台的一系列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的改革文件确立了证据裁判原则、认定事实必须以证据为根据的原则、非法证据排除原则、疑罪从无原则、程序公正原则。上述原则在莫焕晶一案的审理中得到了全面的体现。

一个社会怎么对待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怎么保障其人权,是司法文明程度的标志。莫焕晶的所有供述和辩解可以概括为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虽然烧死四个人,但罪不至死”。莫焕晶的辩解,最终并不成立,但是,我们要听取并认真对待和核实,要保护她辩护的权利和人的尊严,通过正当的程序实现司法公正,确保案件处理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这样的司法,是公正而文明的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