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中8刀!被刺月嫂忆述月子中心惊魂夜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9-01-10 02:39

“我看到她拿着刀进来的时候心想:完了,今晚我这条命应该就放在这儿了吧。”法拉盛华人月子中心刺婴案事发已近四个月,两名成人伤者之一、在该月子中心工作的63岁王阿姨,8日终于鼓足勇气回忆事发当晚的惊魂一刻;身中八刀的她表示,当时只想冲到婴儿房把门关好、希望不要伤及更多孩子,“这是我一辈子的噩梦,怕是永远都难再从这个梦中醒来了”。

王阿姨的健康牵动很多人的心,美国川渝同乡会总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曾澄8日前往探访

华裔月嫂王玉芬(Yufen Wang,音译)涉嫌在月子中心持刀刺伤三名婴儿和两名成人案,订于30日(周三)再次开庭,被刺八刀、当晚和王玉芬一起上班的月嫂王阿姨,日前也聘请律师索取工伤赔偿;王阿姨经历了从医院转至康复中心的疗程后,现已回到位于法拉盛的家中,但除了需要外出复查和复健之外从不出门,“脸上有疤,而且走在街上也担心周围又有什么意外和危险”。

去年9月21日清晨3时30分左右发生的凶案,对王阿姨来说是难以走出的梦魇:“那时我和王玉芬共事不到一个月,我们两个一起上晚8时至次日早8时的班,当晚看她手头上的工作做完了,我就对她说‘你去休息吧,躺着舒服一点’。但她并没有回应我的话,原地站了几秒钟后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就拿着刀回来了。”

王阿姨家空间狭小,房间只得放下一张床和床头柜

月子中心一层包括妈妈们坐月子的独立房间、客厅、婴儿房等,客厅放置著沙发和儿童摇椅,并与婴儿房连通;王阿姨说,有孩子哭闹时,她们会把孩子从婴儿房抱出来,放在儿童摇椅上轻轻摇晃至不再哭闹,等孩子睡熟了再送回婴儿房去。

“她(王玉芬)拿着刀进来的时候,我正抱着婴儿喂奶,她径直就冲向我”,王阿姨当时下意识把手里的婴儿放到她身旁的墙角,起身就朝婴儿房跑去,“里面有更多的孩子,我只想着把门关好、别让他们受伤害”;可还没跑到婴儿房门口,她就被王玉芬截住推倒,“就躺在那里手脚并用挡她的刀,别刺到我的心脏”,也正因为此她手臂、背部、左右腿都受伤。

王玉芬曾于去年11月16日过堂,法官拒绝保释

王阿姨说,当时她穿了一件薄棉毛衫,外面套工作服,“衣服都不厚,可是大脑转不动,也完全不知道疼”,只知道大喊“救命”;与此同时,“我想她(王玉芬)看我反抗得也差不多了,就朝我刚才抱着的、后来放到角落的婴儿跑去”。

王阿姨的呼叫惊动了隔壁房间坐月子的妈妈和陪伴的丈夫,两人跑进客厅后被眼前的场景震惊,看王玉芬又去伤害别的孩子,便一起冲上去制伏了她;过程中丈夫也被画伤,他的孩子也是三名受伤婴儿之一。

“眼看局面差不多得到控制,我自己才从地上慢慢挪身、站了起来,就想找个地方躲,但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室外。”王阿姨说,她在已经转凉的秋夜里站了好一阵子才稍微清醒,担心王玉芬又会突然跑出来,才返回到室内,经其他妈妈们牵引、拉拽著忍痛走上二楼,坐在卫生间马桶上直到有人报警、警察赶来;“到那个时候也没意识到脸上还有伤,更没想过在洗手间照镜子,就是坐着,全身麻木”。

王阿姨的家非常狭小,大部分时间她都待在房间,避免外出

事发近四个月,王阿姨仍不能忍受视野里出现刀子,在医院治疗时,丈夫切个水果都只能用饼屋的塑料刀具才行;伤痛也一直折磨着她:因为右手断了一条筋,至今仍缠着绷带、需要戴护具,重物不能提,洗漱等也只能靠左手完成,分布全身的伤口令她连基本的走路和翻身都颇感不适。

王阿姨因手部受伤,无法自行修剪指甲,需请友人代劳

王阿姨和丈夫之间,如今默契地谁也不再提起月子中心那晚发生的一切,远在国内的孩子更不知情;“我是因为非常喜欢小孩才选择做月嫂”,在家的大部分时间,她都会不停翻看手机微信上妈妈们发来的孩子的照片,“她们还说,希望我快点好,可以继续帮她们带孩子,但从我现在的身体情况看,应该不会再有那一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