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当保姆,回家后依衫不整,嘙嘙到雇主家理论,看完监控,泪目...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2-12 04:45

第1章 

“我怀孕了!”女子轻轻的开口,在曲婉目瞪口呆的时候又加了一句,“是姐夫的孩子。”

“不可能!”曲婉恍然间难以置信。

“自己看吧,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女子轻笑,把一张单子扔给她。

曲婉看着验孕单上的诊断结果,心脏像是被刺了一个窟窿,生疼。旁边是凌慕白的签名,字迹她认识。

这一刻仿佛天塌下来了,曲婉耳边听不见声音,只是眼底蔓延的怒火。

“你这个女人,你和你妈一样不要脸!”曲婉忽然一巴掌打过去,像疯了一样,“我要打死你这个女人!”

“住手!”婆婆孙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里,“曲婉,你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曲婉情绪失控,回头大吼,“你儿子背着我找女人,孩子都有了,我要打死这个女人!”

“我让你住手!”孙兰上前阻止,怒视着曲婉,“你敢吼我,想造反啊!”

曲婉满脑子都是恨意,冲上去又打了一巴掌。被打的女人一晃,顿时摔倒在地。

“血……救我……”

看着从女人裙子流出来的血水,孙兰顿时急了,上前打了曲婉一个耳光,“你这个女人,自己生不出孩子就算了,也不让别人生吗?”

曲婉瞬间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被桌子撞得钻心的疼,她用手扶住桌角,不让自己倒下来。

门口,凌慕白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脸色冰冷的扫了一圈,“怎么回事?”

孙兰用手一指曲婉,“慕白,这个女人要谋杀我的孙子!你快送馨月去医院啊!”

凌慕白看了一眼江馨月身上的血迹,顿时眸色紧锁,迅速抱起她出了家门,没有回头看曲婉一眼。

绝望的感觉忽然袭上心头,曲婉全身冰冷,摇摇晃晃撞到了桌子上,后腰钻心的疼。

她努力扶着桌子想站起来,还没站直,就觉得有不对劲。

用手摸了一下,是血。

====

夜里下起了大雨,车灯从窗户照进来,曲婉知道是他回来了。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她苦笑一声,光脚走出卧室。

客厅里,凌慕白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了,身边站着一个律师打扮的男子。

看见曲婉这幅寒酸的样子,凌慕白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放在沙发上的手悄然握紧。

曲婉很平静的走过去,在凌慕白旁边坐下来。

律师轻咳一声,“凌夫人你好,我是凌先生的代理律师,这是按照凌先生的吩咐,准备的离婚协议,请您过目。”

曲婉一阵揪心,拿起桌子上的几页纸翻看,最后视线停在了财产分割那一条上。

两人的所有财产,都是男方婚前财产,不属于按照离婚法分割的范围。

眼睛有种痛的感觉,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两秒之后重新睁开,缓解了眼睛的疼痛。

律师开始催促,“凌夫人,看完了就请签字吧。”

一只笔迫不及待送到她面前,曲婉抬起头看着凌慕白的脸,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话,表情不起一丝波澜。

曲婉拿起笔,颤抖的手在最后一页写下自己的名字。

等她把笔放下,律师才松了一口气,把协议收起来放进文件夹里。

气氛有些压抑,曲婉一言不发,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身后,凌慕白看着曲婉落寞的背影,眸子微暗,双手微微动了动。

“曲小姐,从现在起你不再是凌夫人,明天天亮以后,请你从这里搬出去。”还没走到楼梯口,律师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曲婉脚步停滞了一下,“好!”

赤脚迈上台阶,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曲小姐,这些年你没有稳定工作,所有生活所需都是凌先生提供的,请你把金银首饰留下来,作为偿还。”

律师的话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凌慕白的意思吗?

净身出户以后,那些首饰是她唯一可以变卖,维持生计的东西。

“好!”她嘴里吐出一个字,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她的淡定让凌慕白有些意外,原本以为她不会这么轻易答应离婚,没想到事情出奇的顺利。

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凌慕白忽然生出一种焦躁,心里没来由的憋闷。

曲婉站在楼梯上,没有回头,“我会把你的东西全都留下,也希望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说完之后回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楼下,律师疑惑的看向凌慕白,只看到他烦躁的表情,视线依然盯着二楼关上的房门。

第2章

三年之后。

车子在路上飞驰,后座上男人盯着手中的策划书,眉心拧在一起。

凌氏集团要争夺一个开发项目,是关于旧城区改造的。

曲婉的家,就在那片旧城区。

凌慕白盯着图纸上标红的居民区,大脑像过电一样恍惚。

车速很快,街边一道熟悉的身影飘然而过,凌慕白眼角余光一闪,坐直身体,“停车!”

司机踩了紧急刹车,“凌总,有什么吩咐?”

凌慕白盯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匈口剧烈起伏。半晌,他忽然笑了,“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他知道,刚才那个身影,不可能是她,因为她恨他,恨得要死。

三年了,他找遍了所有可以找的地方,丝毫没有她的消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音讯全无。

凭她的倔强,就算死,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吧。

====

酒店大堂里,曲婉拎着行李包,狗腿子一样东看西看。

前面的男人走得很快,回过头询问,“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有!”曲婉拿出备忘录看了一眼,“两点和合作伙伴面谈项目开发,四点受邀参加演讲,六点有一个饭局,对方已经和您预约过了。”

男人干净利落的开口,“晚上去不成了,你替我去!”

“啊?”

曲婉嘴巴瞬间成了O形。她摇头,“不不不,王总,还是您亲自去吧,我不行的……”

王子承转身瞥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有那么多废话!”

他最讨厌女人带墨镜了,偏偏今天出门给他安排的女人,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几乎挡住了大半张脸。

随行秘书,弄得神神秘秘的,搞什么?

从看到曲婉的时候,他就生气,被这样一个严肃死板的女人跟着,心情都不爽了。

偏偏这女人是个榆木脑袋,他故意刁难她,想让她主动辞职,这女人愣是不走,赖在他身边已经两个月了。

唯一让他觉得不错的,这个女人受再大委屈都抗着,从来不反驳,任劳任怨。

这次出差是老头子安排的任务,明显是要考验他的能力,还安排这个女人监视他。

既然不让他舒服,别人也别想舒服,接下来有的是机会折藤她!

这一趟行程超出了曲婉的预期,听到出差地点是这个城市,她不愿意来。

但是王子承对她有意见,她越是不想来这里,就越是让她来,还让她去参加酒宴。

“王总,我这个人比较死板,不会谈生意,也不会喝酒,长的也这么难看,会把对方吓到的!”

她一口气把自己黑成了二百五,希望能逃过这一劫。

“你对自己还挺了解的!”王子承一句话,让曲婉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放心吧,就是因为你长得丑,我才让你去的,换一个漂亮的,我才不舍得!”

曲婉心里一慌,果然,上了桌,铁定没好事!

王子承知道她又要拒绝,干脆的一句话把她堵了回去,“不想去也行,立刻从公司辞职!”

“可是……”曲婉迟疑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

酒店大厅里站着很多人。

“听说凌总亲自要来?”

“真的吗?天啊!洗手间在哪里?我要补个妆!”

……

曲婉跟在王子承后面,耳边听到凌慕白三个字,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赶紧低下头,快步跟了上去。

王子承在门口停下脚步,曲婉没有注意到,整张脸撞在他的后背上。

嘶——

鼻子被撞得疼,泪水瞬间蓄满眼眶。

王子承转回头瞪着她,“你走路都不长眼睛……”话说到一半,看到她眸子里晶莹的水珠,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居然还会哭?

有些意外。

原本以为她只会像木头一样,让干嘛就干嘛,仿佛是没有感情的木偶。

没想到这个为了工作像拼命三郎一样的女人,也有这么柔弱的一面,居然哭了。

王子承车门打开,冷冷说了一句,“还不上车,想自己走回去啊!”

虽然还是很不友好,但语气已经比之前缓和了很多。

曲婉弯腰上了车子,用手捂着被撞的鼻子,真疼,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

王子承从后视镜里看着曲婉揉着鼻子,有种诧异的感觉。别说,她这种可怜楚楚的样子,比他新找的那个不差多少。

可惜了,她脸上巨大的墨镜,挡住了他探究的视线,没劲!

车子启动,王子承视线看向正前方,莫名其妙开始可怜这个女人了,嘴里说了一句,“晚上的饭局,我亲自去。”

曲婉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那太好了,谢谢王总!”

一高兴起来,鼻子上的疼痛都忘记了。

“别急着高兴,我还没说完呢。”王子承瞥了她一眼,“你和我一起去!”

“啊?”

曲婉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又开始垂头丧气。

看她吃瘪的样子,王子承心里一阵愉快。之前没发现眼镜妹也有这么好玩的一面。

他似乎开始觉得这个眼眶妹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