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说:“媳妇就是保姆.”“我呸!”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2-05 04:02

01

婆婆对何小满的不满,是从那件事开始。

那是新婚第二天,夏日的夜晚,荷塘蛙声一片。

何小满无意瞧见。卫生间里婆婆正拿着自家老公的内裤,搓搓搓。她心里顿时燃起熊熊烈火,立刻冲进房里,卯足劲揪着苏晨的耳朵质问。

沉迷游戏的苏晨像一只被踩尾巴的猫,正欲发作,却对上面如钟馗的小娇妻,一股恨不得收了他的气势,立马吓得他顺好毛发。

忙问,“老婆,咋了?”

“你妈给你洗内裤?”何小满怒吼。

苏晨不解何意,脱口而出一句,“对啊。”

此话一出,何小满立刻像爆竹一样炸开:“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还让你妈给你洗内裤!”

苏晨一时哑口无言,心思却七拐八弯的活动开,好一会他才小心翼翼地回一句:“我们这都这样。”的确,苏晨家这边大多数妈妈仍会给儿子洗内裤,无论他多大。

“你是断手还是缺脚,三十岁的老男人了,怎能让自己妈再给洗内裤。再说亲人之间应该保持界限感,即使她是你亲娘,也不能那么做。”

苏晨不死心又嘟囔一句,“我们这……”

何小满立即打断他的话,咬牙切齿的说:“别你们这。我告诉你,从我俩结婚开始,你的内裤只有两个下场:A、洗完澡后,立马顺手洗好,我诚恳建议你选择这一条。B、再让我看见今天这种情况,你的内裤只能葬身垃圾桶,你妈妈洗一条,我丢一条,洗两条,我丢一双。”

苏晨郁闷万分,然后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因为何小满说的对。

苏晨最终选了A。何小满的脸色才从雷阵雨,转为晴天小太阳。

苏晨果然不再让婆婆洗内裤,婆婆对此失落不已,心有怨言。新媳妇才过门没几天,就让自己儿子忘了她这个娘,还违抗自己,看来不是个善茬。

如此,婆婆虽面上不发,心底里早已给何小满列了种种罪行。

02

使唤自己儿子做家务,则是婆婆对何小满的另一件不满的事。

那是新婚夫妻的第四天,夜深人静,唯有屋外几声狗吠声。洗漱完毕的何小满,穿着性感睡裙上床后,苏晨立马如饿狼扑羊般,将她压向红色的被褥……

可惜,不速之客的婆婆却开门而入,床上正在运动的小夫妻瞬间将被子盖过头,紧紧裹住。

苏晨口干舌燥地平复欲念,不满地看向打断他好事的肇事者,“妈,你干嘛?”

婆婆却跟没事人一样,径直打开衣柜,说,“我给你叠衣服啊,顺便把明天要穿的衣服配好。”

苏晨一时哑口无言,以往他很感谢他妈妈的付出。但今天,他妈妈的举动注定要将他推向火坑,挖好火坑的人则是自家媳妇。

被压在身下的何小满气得脸色涨红,心想这都成啥事!先是洗内裤,这会进屋叠衣服,接下来可不就要睡他俩中间。何小满看过天涯论坛,有些变态婆婆就爱干这事。

这种没有界限感,且把儿子当巨婴的家庭,比比皆是。她之前是脑子里装了太平洋,还是眼睛被炮打瞎了,居然嫁进门来。

好一会儿,婆婆才关门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何小满使出自身洪荒之力,一脚把苏晨踢下床。

苏晨疼得龇牙咧嘴,但迅速冲回床上,一把抱住何小满,嘴里不停地道歉:“老婆,听我说,我以后内裤自己洗,衣服自己叠,自己的事自己做。所有家务我来做。”

何小满气得鼓鼓的腮帮渐渐地平复,想他既肯改过自新,可不得给个机会。夫妻嘛,人海中相遇,哪有多少人能完美结合,还不是得要互相改变和磨合。但若是嘴上跑火车,她定饶不了。

“若有违誓,哀家阉了你。”

苏晨讪笑地连连点头说,“喳喳喳。”

闹腾了一番,何小满毫无心情,留下曼妙的背影,沉沉睡去。

03

何小满和苏晨是朋友介绍,何小满肤白貌美,娇俏可爱,且工作和家庭条件不差,追她的人大把大把。

用苏晨朋友的话说,那是各路人马都有。最终花落苏晨,不过是何小满图他没有大男人主义,不迂腐,而且为人温柔体贴,是个知冷知热的暖男。

毕竟生活不易,若婚姻的围城里,要是再给自己找一个添堵的猪队友,或者作对的神队友,何止是一地鸡毛,简直是生无可恋。

认识十个月后,两人便结婚。何小满还想再晚两年,奈何皇帝不急太监急,苏晨一路过关斩将,方抱得美人归,自然着急结婚。唯有把人合法化,按上钢印,他才把挂在嗓子眼的心放回左心胸。

办了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苏晨深情款款的许诺,爱她,照顾她,保护她。何小满自认自个眼睛比屁股眼大,不会识人不明,且就欢喜地答应了。

哪成想,竟还是倒血霉遇见了巨婴男,好在苏晨孺子可教,积极改正的态度,慰藉一下她受伤的小心脏。

自那之后,苏晨每日晾晒衣服,扫地倒垃圾,并学会了叠衣服。婆婆一直极力劝阻,奈何苏晨坚定不移。

婆婆既气愤媳妇的懒惰,又心疼儿子被使唤。她在何小满面前最多表现不高兴,拉着脸,转头在苏晨面前可劲地说何小满的不是。

婆婆说,“别人娶媳妇是当保姆使唤,你倒好,娶回一位太皇太后,被使唤。”

苏晨答,“妈,现在2018年了,谁还有那思想,再说小满也有做家务,我们分工合作。”

无论婆婆怎么游说,苏晨都打太极把话圆了。

最终,婆婆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儿子,说,“那你就继续供着她吧。”

04

人一旦有了成见,就会看对方处处不顺眼。很快婆婆又挑何小满的刺。

婚后何小满和公婆住一起,平日他们上班,公婆在家里煮好饭菜,回来就吃。

可不巧,大姑姐二胎要生了,她婆婆却推三阻四不肯去照顾她,无奈只得娘家妈去。

婆婆心想,她一走,家里只剩小夫妻两人,儿子不会下厨,可不就何小满来。走前,她还特意嘱咐何小满,说,“苏晨从小到大没干过家务,更不会下厨,我们走了,你要照顾好他。”

何小满明了婆婆打得一手好算盘,也不揭穿,面带蒙娜丽莎似的微笑,只回两字,呵呵!

她何小满在户口本的身份是妻子,可不是妈。要她照顾苏晨这白捡的儿子,简直是天方夜谭。

三个月后,婆婆回来了,瞧见的是令她暴跳如雷的场面。

婆婆回来后看到了什么?何小满最后和婆婆的关系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