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宠上天的老公,居然和保姆这么搞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1-27 11:08

文/二月初八

1

张成出/轨了。

走出法院徐悦平静中带着一丝庆幸。

她望着那个女孩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她早该明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贪恋,再该放弃时放弃,要勇敢的重新开始。

徐悦和张成是街坊四邻口中的模范夫妻,不提两人都有较好的工作,就是张成宠媳妇这事,都够别人闲聊天时说上一说。

前两年徐悦怀了孕,张成二话不说就帮她把工作辞了,让她在家安心养胎,以张成自己的话来说,我媳妇不用工作,我养着她。

徐悦怀孕时吐的的厉害,张成心疼,就专门给她请了个保姆,照顾她的一日三餐。

这个保姆张成可谓是百里挑一,认认真真去家政中心挑选了一天,终于带回了一个名叫王小花的女孩。

徐悦起初见到这个女孩,便拧了拧眉头,把张成拉到一边说,这个女孩看着挺小的,她能有啥经验。

张成摇了摇头,你别看她小,她从业这一行已经四年了,经验多的很,拖朋友找到的她,干活勤快,手脚“干净”。

徐悦还有点不相信,想再说些什么,就被张成几句话就转移了话题。

之后的相处中,徐悦发现这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不但非常细心,简直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徐悦想干什么,还没开口,王小花就已经去做了。

别看王小花年龄小,干起活来一点也不娇气,换灯泡通马桶她都能做的了。

两人闲下来时,徐悦就听王小花讲讲她们山村里的事,王小花是个苦命的孩子,父母双亡,初中没上完就辍了学,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维持生计。

每每听到这里,徐悦都泪流满面。

就这样,王小花一直照顾到徐悦的儿子出生。

正巧她的合同也要到期,徐悦和张成研究,想再找一个保姆照顾孩子,听到这话,张成眼底有一丝明显的慌乱。

但很快被他掩盖过去他急说,那就留下王小花吧,正好也对她知根知底。

徐悦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但一想,王小花为人不错,自己对她很放心,便要出两倍工资让她留下。

王小花听了这话急忙摆手说不用,说,如果徐悦和张成信的着她,她就不走了,不用涨工资。

徐悦听了这话,心也暖上了几分,点了点头,心想着这小女孩宅心仁厚的,肯定可以照顾好儿子,正好自己也能重新投入工作。

如果徐悦要是知道之后发生的所有祸端都是因为王小花,她说什么都不会做这样的决定。

2

徐悦放心的把家里所有事情都全权交给王小花,她也回到了原来的公司上班,日子久了,她发觉自己的孩子有点不太对劲。

徐悦儿子一周岁大的时候,她每次下班回家给儿子洗澡的时候都会发现一小块淤青,起初也没太在意,以为就是孩子会跑了,不小心磕到的。

徐悦也问过王小花淤青是怎么回事,她的回答是孩子太淘气,碰到桌角上了,并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徐悦并不是一个太惯着孩子的母亲,她也认为,男孩子嘛,小磕小碰地没有关系。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那一天,徐悦的公司通知周末不休班,她便给王小花打电话说自己晚上不回去吃饭了,让她自己吃点,等张成回家了她再下班。

王小花连声答应。

结果,同事们工作的效率非常高,提前就把工作完成了,所以老板打算犒劳大家请吃夜宵,但被徐悦以孩子为由婉拒了。

她一想起自己的孩子就满心欢喜的快步往家走,走到家门口刚要拿出门钥匙开门,却依稀听见里面孩子的哭声,她皱了皱眉头,心想着孩子是不是饿了。

她轻声打开房门,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只见自己的儿子被五花大绑在厨房的凳子上,哭的嗓子都哑了,而绑她儿子的工具正是前阵子徐悦送给王小花的红色围巾。

徐悦顿时火冒三丈,好你个王小花,平时在我面前装的像个小白兔一样,结果背地里这么对我儿子。

她急忙解开围巾,将儿子抱了起来,一边安抚,一边柔声道,“不怕,不怕,妈妈在。”

孩子或许是因为太困了,或许是哭的累了,刚趴到徐悦肩膀上便睡着了。

徐悦抱起孩子往儿童房走去,轻轻地把儿子放进被子里,温柔地亲吻了一下他。

刚要直起身子,就听见了隔壁主卧室传来一些无比诡异的声响,像是肢/体碰撞的沉闷,还有隐忍的呻/吟......

3

徐悦蹑手蹑脚走到主卧室房间门口,听着里面王小花放/荡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有些慌神,手刚搭上门把手的时候,里面又传来一丝男声。

听里面的动静,难道王小花在自己卧室跟男人厮/混?

想到这里,身上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要开门的手缓缓放下,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着。

“阿~”男人发出闷哼。

但这次徐悦真的听清了,里面的女人是王小花没错,但另一个主角竟然是自己男人。

徐悦可以说自己百分百没有听错,里面的那个人就是张成,那个被别人称作模范丈夫的张成。

徐悦如遭雷劈一般,身侧的手渐渐攥起,她急忙跑回儿子房间,动作一气呵成,她没有勇气打开房门揭穿那对男女,她更没有勇气去听他们虚伪的解释。

徐悦的手不自主的覆上胸口,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胸而出。

她在黑夜里就着窗外微弱的灯光看向睡着的儿子,心想,这个孩子是她全部的希望,她必须要和张成离婚,也必须争夺来孩子的抚养权。

所以她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张成根本无法独自抚养孩子,所以今天这事先不能撞破。

她抱着孩子,一步一步地再次走向厨房的凳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胸口止不住的起伏喘息,不停默念着,是妈妈对不起你,委屈你了。

徐悦轻轻地放下孩子,把围巾散落在地上,制造出孩子挣脱之后睡着了的场景。

然后她走到门口,回过头遥遥望了一眼主卧室,门缝里漏着丝丝的光,就像是蛰伏在黑暗的猛兽一样,徐悦那一刻有些恐惧。

这种感觉让她心中生出一阵厌恶,徐悦鄙夷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她那也没有去,就独自在小区门口晃悠了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的清晨,她才整理了下衣服,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幽魂一般的站在家门口,叩了叩门。

4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徐悦迎面就看见了围着围巾的王小花,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笑的满面春光,亲昵地上前接过徐悦的大衣,“姐回来了,很累吧,先去洗个澡。”

如果徐悦没有知道她的那点龌龊事,她还会想着王小花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呢。

“嗯。”徐悦没有太多表情,走进了主卧室,就看见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张成,卧室里还弥漫着王小花的气味,让她一阵反胃。

她抱着自己的衣服搬去了客房,这动静不大不小刚好吵醒了张成,他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声音沙哑的说,“老婆回来了。”

便起身过来想要抱住徐悦,却被她一个侧身挡了过去,声音冷漠,“我还没洗澡,身上臭的很。”

张成悻悻的收回手,“王小花做早餐了吧,吃完休息一下。”

“不了,我一会还要上班。”她顿了顿,“最近我打算给家里刮个大白,你到时候告诉王小花明后天不用过来了,你把孩子带回奶奶家住几天。”

徐悦的意思是借着刮大白的由子,她请人来家里安装一个针眼摄像头,实时监控王小花和张成,以便于收集他俩的证据。

张成并没有犹豫,像个军人一般行了个礼,“好的,老婆大人。”

徐悦转身去了浴室,并没有在再搭理他。

浴室细细的水流滴答滴答的溅到地面,像是时间流淌的声音一样,一下,一下让她头疼。

之后的两天,张成和孩子回了奶奶家,也给王小花放了两天假,张成说要留下来陪徐悦,被她拒绝,为了不让张成起疑心,她特意装作一副好媳妇的模样,告诉张成好好休息,这里有她。

张成感动的一塌糊涂,并没有起任何疑心,对于之后的两天他和王小花有没有再偷偷见面,她先不去深想。

5

她请来了安装师傅,在各个房间的角落安装了摄像头,她故意没问师傅在什么位置安装,为的就是在她进门的时候,可不可以感觉到摄像头的存在。

两天后,她再次进了这个让她悲痛的房子,她并不知道摄像头安装在哪里。

通过手机监控,徐悦了解到,这几个摄像头分别安装在主卧室,儿童房,和厨房客厅。

她仔细地打量着这几个摄像头,点了点头,确实是肉眼无法看到的。

她拿着手机实时监控,嘲讽道,“张成,别怪我做的太狠。”

“我当你老婆,为你做家务,给你生孩子,到今天来看什么狗屁用都没有,还不是一个小保姆就把你勾走了?”

徐悦双眼透着诡异的红色,她恨不得马上撕烂张成那张虚伪的脸。

又仔细一想,事情应该没有那么蹊跷。

这个王小花起初是张成找来的,自己对她并不了解,当她和张成提议,再换一个保姆的时候,他明显不同意,难道,在自己没有怀孕之前他就和王小花有/染?

那他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的情人送到自己跟前来呀?

“是该找人查一查了。”

徐悦找到了一家私密的地下调查社,调查黑衣人和她说,如果你是要证据离婚,我可以帮你查,但是如果你还想和你家先生继续过下去,对不起,这单我们不接。

徐悦心里暗自好笑,她和张成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两人的感情也一直不错,张成细心体贴,她贤惠持家。

两人一直过着人人夸赞的日子,可到头来这段感情什么都没给她,自己,孩子,都没能留住他的下半身。

黑衣人看她这个样子也不说话,便干脆利落的转身。

徐悦急忙说道,“我要离婚。”

没有再犹豫,完全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的“要离婚”。

“好,三天后见。”

6

回到家的徐悦翻看着手机监控,她平时不在时,王小花真的对孩子还不错,喂饭,换尿不湿,哄睡觉一气呵成。

这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懂得的,向她这个如花一般的年纪,她为什么要为了偷情委屈自己来自己家做保姆呢?

徐悦猛地一拍脑门,难道?

“不不,不可能,张成妈妈明明说过张成和自己是初恋,怎么都不可能的事。”徐悦自我安慰道。

但她想不到的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一次酒后/乱/性。

三天后,徐悦如约来到了调查社,黑衣人早早的就坐在那里等她了。

“你好早。”徐悦惊叹。

“给,这个证据果真是很狗血。”黑衣人扔过来一个档案袋。

徐悦颤抖的手把档案袋拿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档案袋的绳子一点点打开,拿出资料。

她瞳孔“咻”的一下放大,心里防线就在一瞬间崩塌,果然女人的第六感非常最准确,她猜想的没错,俩人早就在一起过,并且,她还怀过张成的孩子。

更加让她震惊地是,王小花怀孕时,还不满十八岁。

原来,在徐悦和张成刚谈恋爱时,张成和朋友的一次酒局遇见了乡下来的王小花,或许是酒精的作用,

再或者王小花仰慕张成的高大帅气,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关系。

张成酒后醒来后,以为两人就是再平常不过炮/友的关系,便收拾收拾走了,慢慢的他就忘却了这件事情。

继续着和徐悦的恋爱,但是三个月后,王小花突然找上来,说自己怀孕了,孩子是他的。

张成害怕了,他一点都不喜欢穿着土土的王小花,他在她身上也只是男人的/泄/欲。

他开始委婉的和王小花说,要不咱们把孩子打了吧,你还小。

王小花一听,控制不住的,紧紧捂住嘴,发出阵阵压抑的呜咽,“张成,我为了这个孩子我做了很多,我培训班学习了,我相信我能照顾好他,你就留下他吧。”

张成皱着眉摇头,没有回答她,转身就走,只留下王小花一个人站在泱泱人群中,那天雨下的特别大。

她心冷似的,一步一步往出租屋走,但就在马路旁边上,她出了意外......

一辆失控的货车迎面而来,孩子没了......

7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根据的,因为她做过培训所以知道怎么照顾孩子,照顾家人,怪不得她小小年纪就这么细心。

那她又怎么会到自己家来呢,徐悦接着看了下去......

王小花流产之后,碍于面子没有回到家乡,选择了继续就留在这座城市,在家政中心打工。

然后就遇见了想给徐悦找保姆的张成。

他出于对她的怜悯,还有自己良心的谴责,便让王小花过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工资照发。

前提是,不可以让徐悦知道这件事。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两人这可谓是旧情复燃,真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

拿着档案袋以及监控证据,徐悦片刻没犹豫的把张成告上法庭。

正在公司工作的张成收到了律师函之后急匆匆地往法院赶,看见徐悦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徐悦你疯了?”

徐悦冷哼一声,“是你疯了?”她把证据全都摆在他的面前,“你看证据确凿,车,房,儿子,这些你一个也别想得到。”

张成气急败坏,“就凭你几张纸就像让我一无所有,你也太可笑了吧。”张成此刻把儒雅绅士全都抛到脑后。

“那,要是还有人证呢?”徐悦气定神闲。

“你说什么?”张成有些站不稳。

“王小花,进来吧。”

下一秒,门被打开,随着一阵风,王小花走了进来。

她和法官,律师坦白了这一切,包括张成让她未婚先孕,张成婚内和她发生关系的一系列经过。

“你......”张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你,最后的你什么都得不到,以后夜深人静后悔时,记得想想我对你的好,和她肚子里为你死过的人。”

徐悦拉着王小花走出法院,高楼大厦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一晃已是初秋。

“这钱你拿着。”徐悦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信封。

“这钱,我不能收。”王小花摆手。

“别装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圣女了?你同意答应我演戏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徐悦一脸鄙夷。

“那我就,谢谢姐了。”王小花目光坚定,把钱放进背包头也不回地离开,徐悦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她早已经不是十几岁容易上当受骗的小女孩了,她也有她的新生活。

她抬头看向随后走过来的张成,他的脸庞依旧冷峻从容,但眼眶下的乌青也透漏着他的疲惫,“这场战争,你们赢了。”

他特意把“们”这个字咬的特别重。

“有得必有失。”徐悦迈着飘洒的步伐离开,她想让自己离开的体面一些,街道上川流不息,人和车都

是向着前方极速而行,一成不变。

感情这东西,真真假假,谁又能说的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