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照顾老人9年,老人去世后儿子发现房子被卖,存折上只有1元钱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1-05 05:44

刘明远在这个初冬,安静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是保姆杨慧敏,杨慧敏侍奉了老人9年。按照老人的遗愿,丧事一切从简,不用通知他的儿子刘辉。

杨慧敏思索再三,还是给在外省做生意的刘辉打了一个电话。实际上,杨慧敏从来到老人家中,刘辉就没有回来过,她到老家家中最初两年,偶尔还能听见老人和儿子通电话,可是每一次两人在电话中都是以吵架告终,以至于后来老人干脆不给儿子打电话。老人病重期间,杨慧敏曾问过老人,是否通知他儿子,但老人一口回绝了,还说见到儿子他死得更快。

老人退休前,是某企业的一名工程师,老伴去世多年。为了培养儿子刘辉,老人甚至没有续弦,所有的精力几乎都放在了他身上,从没有放松对儿子的管教。但儿子对他的管教极为反感,处处与他对着干,后来竟跟着一帮人瞎混,还要跟他断绝关系,有几次还动手打了父亲,再后来儿子因为犯罪被判刑。

儿子在里面的几年里,老人不计前嫌去看他,给他钱给他物,还让他好好干。儿子出来后,感觉没脸在本地混了,就想起外省发展。他又拿出自己的积蓄,让儿子重新创业,儿子投资做生意,赚了一些钱,娶了媳妇,并在外省定居下来。

儿子安稳下来了,刘明远心里也高兴。退休后,刘明远在儿子家里住了几年,平日也参加了一些社会团体活动,偶尔遇到有筹资、捐款的,老人也是慷慨解囊。那年汶川大地震,老人一次性捐出了8万元,可因为这件事儿,儿子和他大吵了一顿。老人觉得儿子是做生意的,并不缺钱,还把钱看得那么重,于是又气又怒回到了老家,还大病了一场。

那个时候,杨慧敏受雇照顾老人。此后几年,老人也曾想和儿子缓和关系,但是每一次给儿子打电话,两人都免不了要提及往事,最后又以争吵告终,以至于两人的亲情关系越来越淡薄,儿子更是不愿回老家看望父亲。

在杨慧敏眼里,老人实际上是个好人,对人一直都很热心,就是性格倔强,认定的事情必须坚持到底。老人患了重病,既然不想见他的儿子,杨慧敏也不勉强,精心照料他,只是她没有想到老人这一次没有扛过病魔的摧残。

刘辉在接到保姆的电话之后就回来了,保姆向刘辉转达了他父亲的遗愿。刘辉与父亲之间的感情很淡薄,自然也不愿花钱大肆操办。于是,杨慧敏就从老家找来几个人,把老人的遗体送到殡仪馆火化后,直接安葬了。

送走了老人,杨慧敏就收拾了东西,准备回老家。刘辉对她说,他会停留几天,处理一些后事。杨慧敏看着刘辉,欲言又止,她知道刘辉是要处理父亲的遗产。刘辉是刘明远唯一的儿子,遗产自然由儿子继承,可是刘辉在清理父亲的遗物时,赫然发现父亲的房产证不见了,存折上只有1元钱,这不得不让他怀疑,父亲的财产被保姆侵占了。

刘辉怒气冲冲的来到保姆杨慧敏家中,杨慧敏家里的境况并不好,属于那种上有体弱多病的老人、下有待抚养孩子的普通农村人。他的丈夫在外打工,她回家只是做短暂停留后,准备继续去城里继续给人当保姆。对于刘辉的到来,杨慧敏还是很客气的接待了他,不过,对于老人的财产问题,她的确不知情。照顾老人的9年间,除了老人几次给她加工资、发点奖金外,她并没有获得其他的任何额外赠予。至于老人的房产证和存折,她更是没有见过。

刘辉认为刘慧敏在说谎,愤然离去时,还信誓旦旦要到法院起诉她。望着刘辉离去的背影,刘慧敏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刘辉返回父亲的家时,却发现家门被人打开了,几个人正在向外搬东西,一问才知道这房子早就被卖了。按照新户主提供的信息,刘辉来到某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个叫张泉的律师,张泉是受刘明远的委托处理他的遗产。

对于刘辉的到来,也在张泉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拿出一个档案袋,档案袋里除了厚厚一叠捐款票据之外,还有一份已公证过的遗嘱。在遗嘱上,很清楚的记载着老人对自己遗产的处理方式,就是所有遗产全部捐给社会。

面对这样的一分遗嘱,刘辉欲哭无泪,也许他真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何父亲在去世之后,不给他留下一分钱……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