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复仇女王遇上贴心帅气男“保姆”!||优质IP推荐复仇女王踏血归来《在我们相遇之后》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0-24 18:23

多年前一场感情骗局,导致宋羽涵异国他乡落魄流浪,相依为命的闺蜜难产而死,独自一人带着孩子隐忍六年,骤然发难,利用手段对前男友不断进行打击报复,可当最后复仇计划即将成功,面对爱情和亲情的美好,她又该何去何从。

01

IP信息

书名:《在我们相遇之后》

字数:20万

类型:都市、商战、言情

作者简介:

怀玉,网络人气作家,新锐编剧,江苏省作协会员。已出版简体古言小说《月宫春》,现代言情《灰色水晶鞋》、《至少还有你》,《静候爱情成熟时》,《凤凰俦》。其中《月宫春》被改编为广播剧,《等你的星光》影视版权已成功孵化。

编剧作品:《校花的贴身保镖》《双程》《四海流云》

02

IP改编方向

网络剧:★★★★☆

动漫:★★★☆☆

游戏:★★★☆☆

电影:★★★★★

电视剧:★★★★★

03

IP优势

1

对标作品:《月嫂先生》

《月嫂先生》讲述了海归回国却摊上麻烦的沈心唯,机缘巧合下与决心做单亲妈妈的那娜结识,沈心唯迫于生计做了那娜的男月嫂,二人从针锋相对到最终相爱、携手生活的过程。

《在我们相遇之后》讲述多年前一场感情骗局,宋羽涵和闺蜜两人遭到男友姜伟杰的感情欺骗,闺蜜为生下姜伟杰的孩子难产而死,为了报仇,宋羽涵独自将姜伟杰的孩子抚养长大并利用孩子进行报复,同时展开商战,对姜伟杰的公司进行打压,却不想雇佣的男保姆关昕竟是姜伟杰派去的间谍,但当真相浮出水面,宋羽涵与关昕两人却早已暗生情愫。

同样身为单身妈妈,宋羽涵的身上却背负着沉重的仇恨,在自己为了复仇长期奋斗之后,终于受到了“低调富二代”男保姆关昕的影响,意识到了亲情的重要性,走出了复仇的阴霾,重新感知人生的美好。

2

冷艳复仇女王+贴心帅气男“保姆”

整个故事围绕着宋羽涵因感情报复前男友,联合男主关昕复仇而展开,商战、感情纠葛、儿童心理问题、要面包还是要爱情等等社会热点问题体现的淋漓尽致。

有勇有谋高贵冷艳复仇女王+贴心帅气男“保姆”强强联手。一场纠葛缠绕的爱情,一次无畏的真心相守,为了你,我愿意,人设新颖+剧情张力十足。

3

仇恨和现实交叠之下,

展开的亲情与爱情抉择。

故事里的人物每一个都有鲜明的特点,又不失与现实生活重叠,女主因感情受挫投入商战,成为女强人,男主为了爱情选择离开家族独立奋斗,女主因为报复忽略了孩子的情感关怀差点酿成大错,年幼的女儿因为成长过程中被忽略导致出现轻微自闭症,最终对复仇有点偏激的宋羽涵在关昕的帮助下终于认识到女儿是最重要的,最后放弃了一切的复仇行为,转而关心女儿。

4

成长进程中的酸甜苦辣,反转不断

在故事的开始宋羽涵就已经遭遇了男友的欺骗而背叛,在保持自己基本的原则上为了复仇不断的拼搏,最终成为了女强人,经历了磨难的她本以为自己的生命中只剩下了报仇,从而忽视了自己的女儿,然而终究她的心还是不够坚强,在与关昕的相处过程中,重新找回了爱情同时注意到了亲情的伟大,前后反差明显,人物性格反转不断。

04

IP主要人物介绍

宋羽涵

女,26岁,“盈天城投”总经理,女强人,性格强势,固执、具有强烈自尊心,对女儿缺乏关心。

年少轻狂时,为爱离家出走,却发现自己被男友欺骗之后惨遭抛弃,同时发现闺蜜竟与男友有染,还怀了孩子,但闺蜜生产时意外死亡,无奈之下宋羽涵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回国后重回‘盈天城投’,并开始了报复计划,计划外的是,她遇到了被姜伟杰派来当商业间谍的关昕,并与之产生了感情,逐渐淡化了心中的仇恨,却不料孩子罹患绝症,将她推入癫狂境地无法自拔,最终导致关昕离开,她反省过往,收敛了满身戾气,终于和关昕重逢。

关昕

男,27岁,“环龙集团”董事之子,暖男,温柔细心,为爱可以付出一切,厌恶商场的尔虞我诈,喜欢单纯的学校生活。

大学毕业后因为受不了父亲的专横,更因为父亲反对他与任爱蓓的交往而离家出走,成为姜伟杰的职员,被派驻进宋羽涵做内应,并被嫌贫爱富的女友抛弃,在与宋羽涵的接触中,两人喜欢上了彼此,在他回归关家,取得父母原谅后,以“环龙集团”为后盾,助宋羽涵实行复仇计划,却在最后忍受不住宋羽涵陷入复仇的癫狂,黯然离开。

姜伟杰

男,28岁,“友杰建设”的总经理,为人奸诈阴险,为了利益不顾一切,最终却为了女儿而放弃公司。

因抛弃宋羽涵而被她实行报复,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在得不到支援的情况下,他转而联合关昕前女友,将自己的孩子绑架,向宋羽涵勒索赎金,谈条件,却不料孩子查出患有疾病,在利益与亲情的选择下,终于选择了后者,也得到了宋羽涵的原谅。

任爱蓓

女,27岁,关昕的前女友,高中毕业时向关昕表白未果,与关昕进入同一所大学后,对他展开追求,终于成功与关昕交往。因为父亲生病,对金钱的需求格外强烈,她嫌弃关昕没有钱,转而投入姜伟杰的怀抱,却在知晓关昕是“环龙集团”少董后,后悔不已,转而与姜伟杰设计将宋羽涵的孩子拐走,本想获取些经济利益,却最终人财两空。

05

IP大纲介绍

几年前,宋羽涵与姜伟杰美国相爱,但却遭遇父亲的强烈反对,最终为爱与家里断绝关系,却没想到回到美国后发现姜伟杰劈腿,而且姜伟杰完全是为了利用她‘盈天城投’继承人的身份,却不想她与家中断绝了关系,利用价值完全失去,宋羽涵这才明白自己被欺骗了感情。之后宋羽涵抱着女儿独自回国,对外宣称自己是单亲母亲,但仍对姜伟杰抛弃她的事情耿耿于怀,决定对姜伟杰所在的公司“友杰建设”进行吞并和打压。

面对宋羽涵的追击,姜伟杰决心派个卧底去宋羽涵家,假借应聘宋羽涵女儿菲菲保姆之名,进行暗中调查,想从中找出宋羽涵的弱点。彼时关昕正因为女友父亲住院的事一筹莫展,姜伟杰抓住他的弱点,并以此为条件利诱他去宋羽涵家应聘保姆,关昕不得已答应。

姜伟杰决定假意重新追求宋羽涵以打听她真正的目的,并要求关昕从中配合,关昕无奈配合,却觉得内心愧疚,对宋羽涵百般迁就。

宋家父母安排了宋羽涵与欧阳昊五相亲,两人接触中,发现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宋羽涵意外得知欧阳昊五跟关昕是大学同学,并误会两人是同性恋。关昕将计就计,借着同性恋名头,安心在宋羽涵家住下,照顾她的日常起居,渐渐走入菲菲封闭的心中。

关昕与宋羽涵的日常生活也不再尴尬,宋羽涵越发觉得关昕可靠,常会向他倾诉,不知不觉中被关昕吸引。

关昕、宋羽涵带着菲菲出去玩,被记者拍到画面,引发菲菲身世的讨论,杂志被关昕女友任爱蓓看到,心中甚为不快。任爱蓓喜欢去夜店,某次醉酒后被人占便宜,宋羽涵上前解围,任爱蓓认出宋羽涵,却毫不领情。

任爱蓓指使人对宋羽涵进行勒索,幸得关昕赶到,与人大打出手,三人皆被带去警察局,关昕知道是任爱蓓所为,询问原因,任爱蓓却提出与他分手,宋羽涵才明白关昕根本不是同性恋,鼓起勇气对关昕告白,关昕却在第二天不告而别。

关昕为了宋羽涵,终于决定回到过去的生活,原来他是“环龙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因为受不了父亲的专横离家出走多年,现在终于回到关家,得到了父母的原谅。

关昕和宋羽涵摊牌,坦白了自己做间谍的事,宋羽涵有些难以接受,两人关系变的复杂。

“环龙建设”要投资酒店,宋羽涵答应和友杰联合投标,姜伟杰接机向宋羽涵动手动脚,被关昕看到,心中很不舒服。姜伟杰未婚妻苏蘅找到宋羽涵麻烦,却在交流中得到宋羽涵的暗示而怀疑姜伟杰,之后找私家侦探调查后发现姜伟杰竟与任爱蓓有染,一怒之下与姜伟杰分手,并意外的与宋羽涵成为好朋友,苏蘅帮助宋羽涵一起对付姜伟杰,暗中收购“友杰集团”的股份。

为了酒店的工程,宋羽涵经常应酬到很晚,关昕为她准备解酒汤,每次都悉心照顾,和宋羽涵的感情迅速升温。

姜伟杰听说任爱蓓和关昕分手,觉得关昕会脱离他的掌控,找到任爱蓓,以不再为她父亲提供援助为由,要求她回头去找关昕遭到拒绝。

“环龙集团”的庆祝酒会上,关昕的身份公之于众,姜伟杰和任爱蓓倍受打击,知道关昕身份后,任爱蓓找到宋羽涵,要求她离开关昕,并向宋羽涵要钱,被宋羽涵羞辱,遂找到关昕,再次遭拒绝后,任爱蓓联合姜伟杰将菲菲软禁,以此为条件要求宋羽涵停止股份收购,并赔偿他损失。

原本想放弃复仇,与关昕开心生活的宋羽涵见菲菲被软禁,以此为理由,将姜伟杰告上法庭,要求姜伟杰认回女儿,并赔偿高额抚养费,一时间闹的沸沸扬扬。

紧要关头,菲菲却突然生病送入医院,经诊断为血友病,菲菲生母身份终于揭晓,原来菲菲并不是宋羽涵的女儿,而是宋羽涵的闺蜜与姜伟杰的孩子,宋羽涵的闺蜜在生产时大出血,弥留之际将女儿托付给宋羽涵。

关昕不满宋羽涵将菲菲作为报复工具,不依不饶的向姜伟杰追讨过去的情债,决定离开,姜伟杰在亲情和利益之间还是选择了亲情,决定将菲菲接回家好好抚养。

06

IP样章试读

“据可靠消息,‘友杰建设’的融资案出现新转机,一向低调示人的‘盈天城投’,突然宣布参与‘友杰建设’中标的江东新城开发案融资,且表示其最终目标是直接控股‘友杰建设’。”

“啪”的一声,电视遥控器被愤怒的男人摔了个粉碎,姜伟杰怒火中烧,摔了遥控器还不解恨,将桌面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沙发上的姜友忠闲闲的吐出一个烟圈,肥大的身躯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你气什么?这是好事,你没看到今天我们的股票大涨吗?而且在所有A股中市场关注度排名上升了31位。”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宋羽涵那女人摆明了是冲我来的!”

姜伟杰气鼓鼓的坐在姜友忠身边,点了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

“要不,我们邀请‘环龙’参与吧。”

“没必要,”姜友忠掐了烟,摇摇头,“她要参与进来也无妨,先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再说,要直接控股我们公司,她还嫩了点。”

说完,他深深看了眼姜伟杰,“都说因爱生恨,那女人是不是对你还有感情?要不你什么时候再去摸摸底?”

“爸!苏蘅会劈了我的。”姜伟杰惊道,“您这不是馊主意么。”

“苏蘅这丫头脾气太差了,若非要靠着她老爹放宽贷款期限,我才不会同意你们交往。”

姜伟杰默不作声的抽烟,姜友忠拍拍他的肩,“总之,你的婚姻大事,我会替你做主,苏蘅不行就换一个。”

“爸,别说了。”

“盈天城投那儿,你再找人去打听打听什么情况,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的融资案势在必行,千万不能因为你们俩的那些恩怨而搅和掉。”

说罢,他站起身,肥硕的身躯抖了抖,“我去找‘环龙’的人探探口风,跟你妈说一声,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姜伟杰看着父亲摇摇摆摆走出办公室,嗤笑一声,谁知道晚上到底是不是去找“环龙”的人了,多半又是去那个老女人那儿。

他重新回到办公桌边,向秘书吩咐下去,一定要找到宋羽涵的目的和弱点,想跟他斗?她还不够资格。

谁知两日后传来的消息,却不啻于扇了姜伟杰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姜友忠将一叠照片扔到姜伟杰面前。

“这个小孩是怎么回事?”

姜伟杰瞟了一眼,照片上宋羽涵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下车。

女童脸圆圆的,留着小丸子的发型,一双大眼纯真无邪,五官看上去,跟他确实有点相似。

“这孩子是谁?”

“谁?你难道不觉得她可能是你的么?这种事你居然不知道?”姜友忠勃然大怒,一掌拍上桌面。

“谁知道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我不管,无论如何一定要确定那孩子是不是你的,万一她利用孩子来威胁我们就麻烦了,融资在即,我们公司的形象不能受到影响。”

姜伟杰垂头丧气的站着,手中的照片被他蜷成一团。

姜友忠坐进沙发,点了根烟:“我听说宋景书那个老头子在找男保姆,你从公司挑个信得过的人出来,让他去宋家应征,一方面可以确认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另一方面也方便我们监视宋羽涵的一举一动。”

姜伟杰只迟疑了下,几乎是立刻按铃通知秘书:“帮我把关经理叫来。”

“负责行政部的关昕?”姜友忠低头闭上眼睛想了下,“这孩子稳重机灵,长的又不错,确实是很好的人选,可是他心气高,会答应去做我们的内应?”

姜伟杰一挑眉,“我自有办法。”

一会,敲门声响起,姜伟杰扬声道:“进来。”

门开了,进来一名年轻男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形挺拔,平头短发,一张脸棱角分明,眉目俊秀。

“姜总,董事长。”他不卑不亢的打招呼。

姜友忠满意的点点头。

姜伟杰一指面前的沙发,“坐吧。”

关昕落落大方的在他们面前坐下,脊背挺得笔直。

姜伟杰开门见山的问:“关昕,我听说你的准岳父在住院吧?”

关昕一愣,有些不明白姜伟杰的用意,但还是点头答道:“是啊,刚查出来患了白血病。”

“这病可棘手,钱用的快不说,还需要找配型,小关,你女朋友家条件怎么样?”姜友忠关切的问他。

“她家条件一般吧,我还有些积蓄,费用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配型难找。”关昕的话中有不易察觉的担忧。

姜伟杰和姜友忠对视一眼,说道:“关昕,我和董事长商量过了,决定再送你百分之三的公司股份。”

关昕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来,“姜总,董事长,这是什么意思?”

“坐,坐,小关,其实是我和姜总有事情要拜托你。”

见关昕重新坐好,姜友忠使了个眼色,姜伟杰继续说道:“我们公司目前正在进行融资,这个你也清楚,这件事就跟融资案有关,而且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发展,我想来想去,唯一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