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去世后,保姆一直不愿离开,她说出名字,父亲吓得跪倒在地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0-24 08:07

一年前的元旦节,寒风凛冽的北方天气,突然下起了暴雪,但在盛宗锐的心里,却在刮着暴风雨,妻子王秀珍终于还是瘫痪在了床上,生活不能自理。

盛宗锐对这一切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它到来的那一刻,盛宗锐还是死命的要拒绝,是啊,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瘫痪的事实,虽然她已经60多岁了。

盛宗锐自己腿脚也不大灵便,3个儿子都在大城市工作,让儿媳妇来伺候婆婆,端屎送尿的,儿媳妇铁定做不了,但是请保姆儿媳妇们都是愿意的。

起先妻子多少有些意识,不用花太大的心力,所以从家政公司请来的保姆也能够应对,但是半年之后妻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一天五六遍的换床单换衣服,出再高的价钱,都没有人愿意来。

这天盛宗锐正愁着,有个50多岁的老妈子来敲门,说经人介绍,这里有老太太需要照顾,听说工资很高,她想试试。

盛宗锐起先觉得不行,这老妈子也一把年纪了,自己都不一定能收拾好,照顾个完全不能自理的人,盛宗锐没有信心,但是见到她时,老盛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反正自己累的够呛,先让她帮忙顶顶吧,等找到合适的人再说。

没想到这老婆子做保姆很有一套,照顾的很利索,不但伺候的井井有条,还连带把盛宗锐这个老头子一并伺候了,老盛别提多开心了,工资也不低,包吃包住,每个月给6000块,三个儿子每人出2000元,就这么老盛算是过了半年舒坦日子。

元旦这天,老盛的妻子终于还是去了,老盛盼着她早点去,不是嫌她多余,而是盼着她能够舒坦点,每天不能自理的在床上也是受罪,丧葬过后,保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收拾完屋子,继续伺候老盛。

说实话,半年多的时间,老盛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她不说走,老盛也不提要开她,但是到了月末结工钱的时候,老盛还是心疼钱,想把话说开,在他心里,觉得要是单单伺候自己这个老头子,3000块一个月足矣,按照惯例,午饭过后,保姆收拾完碗筷,竟然换了一身漂亮衣服坐在了老盛对面。

“哟,今天什么情况,怎么穿的这么漂亮?”老盛笑笑,不知道这老妈子啥情况,但是隐约也清楚,她是要说什么事或者做什么决定吧。

“想我的时候,记得打开看一下,一定等我回来”,保姆悠悠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巴掌大小,被摸得油光发亮。

老盛心中一凛, 血压飙升:“你是罗萍?”,老盛勉强压住自己的声音,不让它发抖。

“亏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当年我瞎了眼,喜欢上了你,没想到始终没有等到你”,说着罗萍把小盒子放在了盛宗锐的面前。

看到那个盒子,老盛才确信了保姆的身份,吓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哭起来。

原来当初老盛与罗萍青梅竹马,私定终生,后来一场矿难,老盛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老盛被送去了沿海大伯家,临走时老盛给罗萍一个小盒子,让她一定要等自己,“想我的时候,记得打开看一下,一定等我回来”,这是老盛最后留给罗萍的话,罗萍等了老盛几十年,一直未嫁,老盛在沿海一带发展的不错,也就娶妻生子了。

这天傍晚,老盛通知自己的三个儿子,马上安排婚礼。

对这个故事,你有什么想说的么?欢迎在下方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