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姐姐 | 管艳春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10-05 16:29

主编按语:此文在于告知大家,家庭保姆已成为老年社会能否祥和的重要角色。

啪、啪、啪……一只青筋暴露的大手在老爸瘦骨嶙峋的脸上使劲地抽打。血顺着老爸的嘴角流下来,刚开始是一滴一滴的,后来就像打开的自来水龙头“哗哗”地淌着。血,漫过了老爸的身体,流到了我的脚边。我疯了一样地想去解救老爸,可是,脚被血牢牢地粘着动不了,我想大声喊,却发不出声来。我拼命地挣脱了,猛地大喊一声:住手!看着周遭漆黑一片,哦,原来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可是心却慌得很,怎么也睡不着了,盼着天亮回去看看老爸。

中午回到家里,见老爸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见肋骨高高凸起,目光暗淡毫无光泽,瘦得像一具骷髅,生命如游丝悬于一线。老爸已经八十五岁了,又患病多年,不能自理,继母年纪也大了,照顾老爸也是力所不及。

我忧心忡忡。

看来患脑血栓多年的爸爸需要专门地照顾了,否则很可能就挺不过去今年这既热又长的伏天!是该找一位保姆了,由她专门照顾老爸、照顾这个家。可是又心有余悸,那么多恶保姆事件像恐怖片一样在我脑中旋转,怎么办?去哪里能找到一个有良知、有责任心的好保姆?

于是,亲戚朋友多方询问,又通过中介、微信群、微信朋友圈遍发消息,急招保姆。消息发出后我还真接到了好多应征者的电话,可是,当知道还要给老人换尿不湿时,要么提要求、要么悻悻地放下了电话。愁云如影随形,令我们寝食难安。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一位姓刘的女士打进了电话,我说明情况和要求后,她爽快地答应了。这样一来,我倒是心里犯嘀咕: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能行吗?还是见面聊聊再说吧,当时爸爸正住院,于是约在医院面谈。见了刘女士的面,给我的第一感觉很好:中等个子,身体健壮,快人快语,关键是面目和善。刘女士刚坐下,正赶上爸爸要大便了,刘女士不嫌赃、不怕累,立马给爸爸擦洗、换纸尿布,动作娴熟、麻利,我心里一阵大喜,人找对了,就是她了!

几天下来后,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刘女士不但活儿好,人还善良!老爸喜欢到外面观风景,刘女士就不厌其烦地用轮椅推着他在外面转,有时一转就是两三个小时,累得她腿酸脚软。有时不顺心了,老爸还会骂人、甚至打人,刘女士都不愠不火地哄着老爸,让他开心、让他快乐。只要是天不下雨,刘女士就会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推老爸出去遛弯,不是只出去就可以,而要不停地走,走慢了老爸都会发脾气。老爸出去了就不想回来,想进家门要哄老半天。记得以前我回家也会推老爸出去,那轮椅很轴,推起来很费劲,几个小时推着不停地地走真的很累人,刘女士却日复一日地推着、哄着,太难得了!

前几天,刘女士给老爸洗澡,不知什么地方让他不满意了,老爸连打带骂的,直到洗完澡老爸才停手。刘女士告诉我,她的手和脸都被老爸打红了。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我这当女儿的都不一定这么周到,这么逆来顺受,一个素昧平生的外人却做得这样无可挑剔!我动情而真诚地叫了一声:姐!

经常看到姐发老爸吃饭的视频,告诉我们老人家什么都能吃了(之前老爸体弱只能吃稀饭),老爸不爱吃菜,姐就把菜拌饭里,这样老爸会吃得更有营养。其实,我也知道,老爸吃得多,就会便得多,擦洗的次数就会增多。但,姐没有因此而减少老爸的饭量,反倒是换着样地给老爸做着吃。这不,姐来了还不到一个月,老爸就明显地长肉了,看着老人家的状态我是既宽心又放心。

常听人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但我一直没有概念:老小孩儿是什么样子?直到现在我真正领教了老小孩儿的无奈!老爸脑血栓年头太久,所以他的智力退化成几岁的孩子一样,但固有的观念还残存了一些,因此真不如一个几岁的孩子好管理。姐没有嫌弃老爸,而是把他当孩子哄,尽量满足老人的要求,甚至从家里拿来玩具哄老爸开心。每次推老爸出去遛弯儿都带上零食、水,有时凑巧家里的小糕点没有了,姐便自掏腰包买给老爸吃。天气转凉了,姐还会拿条小毯子给老爸盖在腿上,很贴心、也很细心,真如照顾自己的老人一般。

姐,你的出现,你对老爸细心地照顾,才使我们得以安心地工作、生活;你用慈心、仁爱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你用默默地付出,提高了一个老人的生活质量。你在我心里不是保姆,而是姐、是我亲亲的姐!

对了,姐的名字叫——刘凤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