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毙了!!456天后,杭州纵火案保姆终于被处死!可林爸爸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09-27 13:17

为人夫、为人父,究竟能坚强到何种地步?

林爸爸给我们做了最好的示范,可是,我们却都希望没有这示范。

 01 

 蛇蝎毒妇终于被执死刑

可破碎的心再也不会完整了

9月21日,轰动全国的“杭州保姆纵火案”终于又有了新进展,纵火凶手莫焕晶被执行了死刑。

从不幸发生的那一刻起,整整456天了,林爸爸终于等来了一个交代。

“小贞,柽一,阳阳,潼潼,恶魔莫焕晶终于被枪毙了,枪毙了,枪毙了,你们看到了吗?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消息的林爸爸激动到快要疯了,他兴奋地将等待已久的结果告知天国的妻、儿,备受煎熬的未亡人,一个个都放声大哭。

四条人命啊, 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恨啊!

坏人伏法了,可林爸爸的心还是很疼,很疼,小贞和孩子们再也回不来了。

曾经那个美好无比的五口之家,再也不会有了。

“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伤疤从来都不会无故消失,疤可以好,但伤永留在心底。

这456天里,林爸爸没有一天安生日子,每天都在被噩梦撕裂,活着如同死去。谁还能想到,眼前这个“一无所有”的男子,曾经是那样幸福。

只是看着林爸爸撕心裂肺的痛哭,

心也会被揪起来

如果可以重来,我们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啊!

妻子尚在身旁,儿女嬉笑打闹,这一切该有多好啊!

视频:

你们怎么忍心丢他一个人,

后半生,他要怎么活。

(来源:网络)

 02 

杭州这座城市,

曾给他带来了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13年前,林爸爸还不是如今人人皆知的“林爸爸”,他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来杭务工人员。姓林,名生斌,家在福建,世代为农。

朱小贞,比林生斌较早一年来到杭州,跟随两位兄长做起了服装生意。

2005年,林生斌与朱小贞相遇了,他们浪漫地相爱。

相识第一年的冬天,杭州下起了雪。

从来没有见过下雪的林生斌,在天还蒙蒙亮之际就兴奋地打电话给小贞:“下雪了,下雪了,你快出来看雪呀。”

小贞看着雪地里的男友,觉得好笑:“还以为什么事呢,下个雪你也能如此大惊小怪的。”

林生斌难为情,憨笑道:“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雪,福建从来没下过雪的。”

人们常说在雪地里牵手一直走,就可以一起到白头。那一天的他们,也真的走到了白头。

“我们在雪地里牵着手走了好久好久,满天飞雪和小贞低头抿笑的样子,在那一刻,在我的心里定格了。”

当时,朱家的服装事业已有气色,而林生斌只是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小贞的父母与兄长都不大乐意自己与林生斌交往,但她还是不顾一切奔跑,嫁给了爱情。

条件有限,两个人是裸婚的,没有十里红毯,也没有大宴宾客,甚至连张像样的结婚照都没有,可他们就是如此勇敢地约定一生。

初相识时,小贞一头利落的短发,打扮中性,干事果断,是位像风一样的事业型女孩儿。

婚后,她选择做起丈夫的贤内助,将生活的重心转移到了家庭。渐渐的,她挽起了长发,褪去了青涩,变得更具有女人味儿。

她十分懂得经营家庭,特别注重生活中的仪式感,每逢佳节总要把家里布置得热热闹闹。

“圣诞节会有圣诞树,万圣节会有南瓜灯,春节就会挂上大红灯笼,中秋家里到处都摆放的鲜花盆景,芳香四溢。”

而林生斌也在一直努力成为那个配得起妻子的人。

为了给最爱的人最好的生活条件,他每天都在没日没夜的加班,常常一点睡,三点起,杭州三四点钟的街道,他看得太多了。

就这样,两个人携手走过了曾经最困难的一段时光,拥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林柽一 、林臻娅、林青潼,只是名字就能看到这一家五口刻入骨髓的深爱。

童真一生,潼臻一生,同贞一生。

关于孩子的一切,林爸爸更是如数家珍。

长大后的柽一乖巧懂事、有担当,可小时候的他却十分调皮,好动,还经常挑食呢。

2岁那年,因为在路上奔跑,不小心磕到台阶上,左眉毛处裂开了,封了七针;

7岁那年,钢琴课上又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牙齿咬到了舌头,在守护孩子在医院给舌头缝针时候,林爸爸一边按着他安慰着孩子,一边又默默地掉下心疼的泪水。

一路磕磕绊绊,小柽一长大了,十岁的他可以当守护弟弟妹妹的英雄了。

传说当陀螺旋转的时候,时间会倒流,见不到的人都会再见面。

可是,小柽还没来得及拿到爸爸买的指尖陀螺就戛然离去了。

三个孩子都是爱情的结晶,林爸爸平等的爱着每一位天使,但细说起来,他还是稍微偏心老二阳阳,因为阳阳是个女孩儿。

阳阳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文静,乖巧,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喜欢弹钢琴、跳舞,每次都会沉迷其中。

老幺潼潼在刚刚出生时,容貌还没完全被展现出来。林爸爸经常假装嫌弃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儿子长得愈发好看,而行为举止相当有教养。

他乖巧,高情商,最得大家宠爱。


阳阳和柽一小时后长得非常像,而阳阳又长得比较高,很多人误以为他们是龙凤胎,甚至会以为阳阳才是老大。

也因为此,身为妹妹的阳阳总会得意得“欺负”哥哥:“爸爸,他们都说我才是姐姐,哈哈,哥哥,以后你要叫我姐姐了。”

那些热烈而喧嚣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可是再也抓不住了。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曾经,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稀松平常,可如今却再也不会有了。

“爸爸,我走路也能比得上妈妈跑步。”

曾经有多幸福,

如今便是百倍千倍的不幸:

(来源:网络)

“我的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我不曾选择的人生。也是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生,这一切都令我无法想象。”

 03 

有多少承诺都没有机会实现

多少故事付诸记忆

朱小贞

他们是多么的善良啊,像落入凡间的天使。

每月给莫焕晶7500的高薪,有自己独立的卧室、卫生间、操作室;家里的豪车,她可以随便开;如有困难,可随时给她经济上的帮助。

就在前不久,他们还借给了莫焕晶10万买房子的钱。林家夫妇从来都未曾亏待于她。

可升米恩,斗米仇。这一切都未感化这个蛇蝎妇人。


毒妇莫焕晶

后来人们才发现,原来莫焕晶从来都不是等闲之辈,法庭上法官出示了她之前犯罪的诸多证据……

1、偷盗其中的一位雇主2瓶茅台。

2、偷盗另外保姆6500元钱。

3、偷盗另外雇主的多件黄金饰品,在如此丑陋的面具下居然还有如此肮脏的灵魂。

可笑吗?

一个劣迹斑斑的人,居然还可以当保姆。

我们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保姆行业也可以拉黑名单,那么,是不是就没有后来的不幸呢?

“如果没有如果,后来也没有后来。”

即使家已不在,可他还要为逝去的妻儿讨回公道,这也成为他活着的最大支撑。

事发第二天,林爸爸在网上注册了名为@老婆孩子在天堂的账号,开始更新事件进展,回忆曾经的点点滴滴。

每翻看一遍林爸爸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泪水早已止不住喷涌而出,整个都溃不成军。

面对林爸爸的血淋淋的遭遇,没有人能不肝肠寸断。

文字原本没有生命,可他写出来的仿佛是活着的,字字都带着他的血泪,句句都透露着他的绝望和哀嚎。

孩子,我多想再见到你们啊,梦中的你们还是那样的可爱,可每当我醒来,身后却是空无一人。

我一脚踩下去,是空的。”

事发第三天,杭州下了一天的雨,好像在为四条无辜的生命叫冤。

林爸爸依然未缓过情绪,但即使身心疲惫到了极点,他也不敢睡觉,他怕一闭上眼,老婆孩子就浮现在眼前,他承受不了如此剜心之痛。

从前有泪不轻弹的七尺男儿,变成了一个歇斯底里的泪人儿。或许只有流泪,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头七那天,他告诉自己的妻儿,晚上一定要回来,他准备了可口的饭菜,一家人可不可以聚在一起,重新往日欢欣。

二七,整个杭州有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迫感。

林爸爸依然一边绝望地等待公道,一边陷入无尽的回忆中。

孩子离开后的第十四天,他依然走不出困境,每天都在想,大火熊熊烧起的那两个小时,他们究竟经历了怎样。他们是带着怎样的绝望和害怕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秒,孩子们是不是对爸爸失望透了。

每每想到这里,林爸爸的心都像插了一把刀子,悔恨、凄凉,所有的挣扎和痛苦,他一个人在这些天里尝遍了。

三七那天,林爸爸又在回忆里假设。

妻子小贞喜欢大海,他本想着过年期间,一起去马尔代夫补拍婚纱照。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心愿,竟成了永远完成不了的遗憾。

就在不幸发生前几天,小贞还买了一处有竹林的院子,她想在这里练瑜伽,做手工,弹古筝,邀请好朋友,来一起享受闲趣。

出事的前不久,林爸爸还给小贞剪了头发。

小贞很喜欢丈夫为自己剪发,

她觉得有古代时期,丈夫为妻子画眉的感觉。

林爸爸被思念折磨得痛苦不堪。

四七那天,他一个人回到了被烧到面目全非的家中。

他捡起孩子们残存的衣物,拼命地嗅着,想要闻到孩子最后的一丝气息。

“我在已是废墟的家中只捡出零星几件妻儿的衣服,拼命的在上面嗅他们的味道。

阳阳的裙子已经烧掉了半个裙边,柽一的裤子也都熏黑掉了。多想从呛人气味里再找寻一点点他们的痕迹。

想记住,要记住啊!再多闻一闻他们的味道。”

曾今的温馨小家,如今已成废墟

我的余生大概就要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了。太多人劝我介入心理疏导,可我不想。我知道这样让我痛不欲生,可我不想。

心理治疗最终是让我放下他们吧,我不愿意。总有一天是不是对这个痛就免疫了,那时候也能跟他们天天对话了。

林爸爸就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阿弗莱克,他不想走出悲伤,不愿与过去和解,不能放下昨天…

因为一旦走出了和解了放下了,可能就再也感觉不到逝去的亲人。

其实也无所谓走出、放下,选择活在悲伤,需要更强大的勇气。如果回忆能抚慰林爸爸的心,那就一直回忆着吧。

 04 

让一个绝望的人乐观起来,实在残忍。

活着的人,才是真正的死了。

出事后,林生斌几乎一直处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中,纵然有天大的心脏,他也接受不了这天大的灾害。

妻儿离开后的第41天,他突然间就栽倒在山间的一条溪沟里,全身多处骨折,二度入院。

上一次是在20天前,他在灵堂守到半夜时,突然昏厥。

朱舅舅说,不知到底是因为不小心还是想要轻生。但能肯定的是,那一刻的林爸爸是极度绝望而奔溃的。

每一天醒来,都要告诉自己,老婆、孩子都已经不在了。每一天都要面对新的绝望,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煎熬了。

可怕的是,这一路上,他还有遭遇那么多流言与诋毁。已经被伤得体无完肤的他,还要被不断地质疑。

一开始,有人说他,要了1亿的和解金;

后来,有人说他窜通“情妇”莫焕晶策划了这起事故;

直至今日,也有人说他通过卖惨来博取关注;

……

多么冰冷的人心,多么恶毒呀。

漫漫长夜,林爸爸就这么一个人,生生地熬了过来。

以前,每年的十月份,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22日是阳阳生日,24日是潼潼生日,25日又是结婚纪念日。

可是如今,每一个节日都成了他的“劫”。每一天都是普通的一天,有人欢庆才是节。

月圆人缺,把中秋当作普通的日子,也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林生斌与妻子小贞聊天截图

 05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为了更好地活下去,林爸爸开始将爱心慢慢转移,他做了好多善事,帮助了更多人。

经常去的寺庙条件很差,连自来水都没通。他花了两个多月时间,终于帮庙里打了一口井,师傅们再也不用去山下挑水喝了。

他延用了“潼臻一生”的名字,成立了救援基金会,为灾区儿童捐献钱财、食物。

四川九寨沟地震当天,当他躺在病床上看到新闻时,当即决定向灾区捐献5万元现金和2000件衣物,当晚,他的公司员工就加班清点物资完成打包并加急送达。

他前往凉山,帮助更多留守儿童。

……

“在这个世界上受此痛苦的,只我一个就够了。”

他带着亲人的梦想,拿着他们的照片,去了曾经约定好的地方,就像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

“愿你们的耳朵继续将风儿倾听, 闻着我们共同爱过的大海的芬芳,继续踏在我们一起踏过的沙滩上。 ”

2017年8月2日,林生斌正式皈依佛门。

每周都会给妻儿念经书,他希望妻儿们在天堂里安好,也希望自己的心里稍微好受些。

“愿我的所爱继续活着,我曾爱你们,曾为你们将万物歌唱,因此,你们要继续绚烂地如花怒放。”

往日不可追,如今只能一个人带着全家人的梦想,好好的活着。

“以前,我只知天寒晚风疾,妻儿要多添衣;

我只知儿女顽皮,整日玩闹嬉戏;

我只知即使离家千里,但心中仍有惦记;

我只知五人一起,相偎相依最美。

现在,我知,也不知。

以前,人山人海,谁都不像你,

现在,人海人山,每个人都像你。

以前,我们好好地活着,现在,我好好地活着。”

林爸爸在背上纹了“守护天使”

“这辈子,在这时空下,我继续背着你们前行,

刻画在背上,融入血液里,

天使的翅膀永远守护着你们。”


 05 

公道终究要尽数讨回

如今,恶犯伏法了,可使林爸爸的公道却还没有完全讨回。

可还记得?

如果那一天,物业管理人员能够做好自己的本职 ;如果,当小贞连打了六次报警电话,消防人员能尽早跑来解救被困伤员。

那么,他们或许还活着。至少,能活一个吧。

可是,那一天的物业像废物,花了大价钱的物业管理,终究百无一用。

小贞报警内容

图源:网络

对林爸爸而言,讨回所有公道,给逝者一个安慰,是他今后最大的信念。

十月将至,愿到时,所求都能如愿。

“如果快乐太难,那我祝你平安。”

但更愿你能早日讨回所有公道。以告慰亡灵,以佑人心。

林爸爸,余生的路,你并不是一个人在走。

锐视界(rshijie)

作者:扁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