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城 : 给人当保姆,雇主竟跑路,还欠她几十万?这该如何是好~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09-23 14:42

汪大姐是舒城人,是一名家政从业人员。去年,她经人介绍,给人当保姆,照顾刚出生的孩子,然而,前段时间,雇主不但带着孩子跑了,还欠着张大姐几十万,这是怎么回事呢?

买房遇“贵人”  保姆交巨款

2017年8月18号,汪大姐给一名女子当起了保姆,雇主姓刘,刚刚离婚,汪大姐主要负责打扫家庭卫生,照顾她的孩子。汪春莲的丈夫告诉记者,她小孩才出世十天,汪春莲就给她带小孩。

汪春莲告诉记者,她感觉这名女子很有钱,每天电话很多,都是喊她刘总,而且每天寄到家里的东西特别多。

“刘总”虽然住在出租房里,但是出手阔绰,电话里谈的也都是“大生意”,偶尔一次聊天,让汪大姐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

汪春莲回忆当时的情景,她们偶尔在一起谈心说买房子,汪大姐说县城房子现在这么贵买不起,“刘总”就说有个朋友有回迁房。

汪大姐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为儿子买婚房一直是汪大姐的一件心事,这次谈心,“刘总”说,凑巧她的一位朋友正在舒城卖房子,位置还不错,而且130平方,只要25万。

汪春莲觉得这房子地段特别好,而且130平方只要25万,这个价格算是占了一点便宜。“刘总”愿意牵线搭桥,汪大姐一家十分感激。汪大姐两口子打工攒了几万块钱,又从亲戚那借了不少,先后凑了25万,交给了“刘总”,让她帮忙买房。

巨款入手,房子却迟迟不交

汪大姐的丈夫告诉记者,汪大姐要求去看房子  “刘总”就带她在外面看看,用手指着说是那个房子,也进不了门,也没钥匙,也没见到房东。

房子见不到  巨款变借条

钱交了,房子却没到手,而且那位“刘总”的理由是层出不穷,就是让刘大姐见不到房主也看不到房,这些奇怪行为,让刘大姐一家是忐忑不已。那么,既然拿不到房,他们的钱能要回来吗?

过了年,虽然交了钱没拿到房,但是汪大姐也并不太担心,因为雇主的孩子还一直由她照看,她也能时常见到雇主。在此期间,汪大姐和丈夫一直催“刘总”还钱,陆陆续续要回来了十万左右,剩下的42万多元,“刘总”打了三张借条。

汪大姐丈夫告诉记者,天天问她要,她在两个月的时间也给了十多万块钱。但是,另外一件事,让汪大姐一家人彻底失去了对“刘总”的信任。

汪大姐丈夫告诉记者,“刘总”还把她的一辆私家车,用过户的方式拿去抵押了,自己贷款四万块钱。原来,“刘总”对汪大姐说,有一个小套的廉租房,可以出售,价格便宜,但是有车子的人不能买廉租房

“刘总”就让汪春莲把自己名下的这辆车过户到“刘总”一位朋友的名下,等买了廉租房,再过户回来。

其实,按照相关规定,廉租房产权归政府所有,只租不售,根本不能买卖给个人。汪大姐后来和丈夫打听后,才知道这个政策,再去找“刘总”对质,才发现她把车抵押了四万块钱。汪春莲告诉记者,当时她抵押出去就不知道谁在用,刚好是半年。

房子没到手,钱也不按时还,汪大姐一家对于“刘总”的失信行为已经快麻木了。而孩子被“刘总”抱走之后,他们再想见上“刘总”一面,也是难上加难。无奈之下,汪大姐的丈夫只好在以前的出租房里守候,希望能再次见到“刘总”,可这里早就人去楼空了。

汪大姐的丈夫告诉记者,他在这里待了一个星期了,在这里守株待兔吧。

那么,房子为什么迟迟不交?房款又为何变成了借条?记者想当面采访“刘总”,但是她不愿意见汪大姐一家,也不愿意见记者。

9月11号,“刘总”又一次向汪大姐一家承诺,9月21号之前一定给钱。然而,9月21号,汪大姐告诉记者,“刘总”不出意料的又没给钱,再次把时间往后拖!他们既愤怒又无奈。那么,律师对此有何看法呢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子莹表示, 刑事上的欺诈和民事上的欺骗还是有个明显的区分的。 我们说刑事上的诈骗,是说行为人在主观上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一个目的,而去编造了一个什么样的事项骗取财物。而民事上的欺诈程度要相对弱一些  可能只是隐瞒了一部分事实,虚构了一部分事实,所以现在以目前这个案件来看,它在性质上还是属于民事上的一个经济纠纷。

律师认为,既然对方打了借条,也偿还了十万元,目前的行为就是不守诚信、欠钱不还的民事纠纷,那么,碰到这种情况,该如何维权呢?

律师表示:目前这样的情况就是欠钱不还的事情,对于保姆来说,可以拿着这张借条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承担还款的责任。

买房须谨慎  谈钱莫轻信

对于汪大姐一家的遭遇,我们记者深感同情,汪大姐的丈夫是做木工的,汪大姐是当保姆的,42万对这个家庭来说,实在是一笔巨款。人无信不立,“刘总”这种行为,可不像一个正经老总,多次言而无信,一副老赖的样子,居然欠着自家保姆的钱不还!人家还辛辛苦苦给您带孩子呢!也不知道给孩子做个好榜样!所以,大家不管是买房买车,都要走正规流程,要到实地验证,并查看证件是否齐全,千万要轻信他人的一面之词,以免被忽悠,带来麻烦。

安徽经视记者报道

编辑:陈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