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被迫当“妈”,欠下近10万元,雇主竟说:女儿可以给你,我不要了…

分类: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2018-08-22 21:14

2016年6月5日,家住河北邢台赵红叶刚刚结束上一份保姆的工作,就接到了中介的业务电话,说雇主的家在60多公里外的邢台市巨鹿县,对方着急找保姆上门,赵红叶第二天便急匆匆赶了过去。

保姆见雇主生活艰难 心生怜悯 

据了解,当时雇主王斌刚刚与妻子协议离婚,出生仅仅两个月的女儿,归他抚养。一个20多岁的男人,要照顾一个婴儿,眼前的场景让赵红叶不免也多了一份同情。于是,她决定留下来,帮助王斌一起照顾这个名叫小依依的女婴。当时,王斌答应赵红叶,工资加上孩子的生活费每月支付6000元钱。

赵红叶:

因为我是干这个工作的,所以一心就想孩子该怎么办,一个男的带一个孩子确实不容易的,再说男人心也没那么细。

赵红叶尽心照顾着小依依,不想刚刚过去20天,王斌却突然说家里出了状况。他告诉赵红叶,他因为陷入经济纠纷,要把现在居住的房子卖掉,今后只能租房子住,于是当天王斌便开车拉着赵红叶和孩子满县城寻找房源。

赵红叶:

我挺可怜孩子的,那时候孩子刚两个月,那么热的天,开着车在太阳底下转,孩子确实顶不住。

王斌父女的遭遇让赵红叶心生怜悯,就在此时,王斌提出了一个让赵红叶无法拒绝的请求。王斌表示先让赵红叶把孩子带回家住几天,等他租完房子就来接她们。

女婴被带回家  保姆期待雇主现身

于是王斌把赵红叶和孩子送回了邢台赵红叶的家里,此时的赵红叶并未意识到,她正接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赵红叶:

过几天他确实来了一趟,把孩子出生证、孩子的预防接种证都给我拿过来了。他说赵姐,你先在这儿待着,过几天我就来接你。但这一走可好,他也不来了,电话也拒接了。

此时,赵红叶并未上心,她以为王斌处理房子和债务比较忙,无暇接听电话。可是,这一消失就是三个月, 2016年农历中秋节前(9月15日),王斌却突然出现了。

赵红叶:

王斌说他就是专程(来)给我两万元钱,把我工资给结了。他说我还得继续给他看孩子,这几天,他一定把工资给我。我放心给他看孩子,绝对不会亏待我。

赵红叶相信了王斌的话,她满心期待工资按照承诺顺利打过来,然而,赵红叶失望了。王斌承诺的工资并没有结,电话也打不通了。

冰冷回应  保姆求雇主家人帮忙遭拒

这样的现状让赵红叶很为难,她的家境并不富裕,十几年前她和丈夫同时从单位下岗,家里本就没什么钱,而几个月没有收入,外加负担小依依的生活费用,这让赵红叶家里也出现了矛盾。

赵红叶:

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有喉鸣,睡觉还得抱着她,发出像打呼噜一样的声音,特别地响。俺家也挺着急,万一孩子这时候出事了咋办,出事了人家找我,我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赵红叶左思右想,最终她想到找王斌的父母寻求帮助,然而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王斌父亲表示这孩子跟他没关系,谁愿意要谁要,反正他不要。王斌父亲的态度,让赵红叶意识到她陷入到一个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困境当中。

无奈之举 保姆起诉逼迫雇主现身

2016年10月31日,赵红叶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斌承担监护人义务,支付保姆的工作酬劳和小依依的生活费用。

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 庭长  夏广庚:

我感觉这个事儿有点太不像话了。把孩子扔给赵红叶,孩子抚养费,人家的工资,一分钱没出。

法官对于王斌一家人的举动很难理解,王斌为什么不管女儿?而王斌的父亲又为什么不认亲孙女呢?为了找到王斌,法官联系到了他的母亲。

原来,王斌前几年和父亲一起外出做生意,但王斌游手好闲,并不成气,父子关系因此紧张,而王斌自己的婚姻状况更让紧张的父子关系雪上加霜,王斌的去向家人也不得而知。

面对如此境况,法官希望通过调解,让小依依能够尽快回到爷爷奶奶身边生活,可是,双方的见面并没有取得预想的结果。

赵红叶:

孩子爷爷确实去过一回法院,他说该给的钱一定得给,说得挺好。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人了。

转眼赵红叶照顾小依依已有8个月了,2017年的3月,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人民法院进行缺席审判,判处王斌偿还保姆赵红叶工资以及孩子抚养费5.4万元。判决书下达后,王斌依然没有出现,最终,赵红叶向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那么此时的王斌到底躲在哪里呢?经过询问申请执行人,了解到王斌现在在邢台一家汽车专卖4S店里打工。

拒不执行成“老赖” 雇主不愿带走女婴

法官虽然终于找到了王斌,可是王斌却说他有苦难言。据了解,他现在的工作每个月生活费八百元钱,完全没有履行的能力。

由于王斌名下没有财产,法院的强制执行也十分困难。2017年7月,王斌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无奈的赵红叶再次起诉王斌,但依然是同样的结果,有判罚无执行,赵红叶依然没有拿到工资,小依依仍旧待在她的家里。2017年8月,法院调解双方见面,王斌在消失近一年后终于出现在赵红叶的面前。

赵红叶:

2017年的8月份,我就抱着孩子,拿着孩子的衣服就过去了。但是王斌到那儿的时候,王斌说没有钱。

将近一年的时间,王斌拖欠赵红叶的工资和小依依的生活费,越积越多,累积已经达到近十万元。同时,随着小依依一天天长大,赵红叶解决问题的心情也愈加迫切。跟王斌沟通时,他却表示孩子可以过继给赵红叶,他不要了,并拒绝支付工资。

双方的调解不欢而散,2017年12月,王斌因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被法院司法拘留了15天,眼见小依依的抚养问题得不到解决,无奈中的赵红叶开始向媒体求助。这件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在邢台当地引起很大的反响。

女婴被母亲带走  保姆讨薪仍在继续

随着事件的曝光,2018年的4月,小依依的母亲从外地赶回邢台,主动联系了赵红叶,她决定将小依依带到自己身边抚养,并起诉王斌变更孩子的监护权。小依依的抚养问题总算有了着落,但赵红叶的工作所得却依然没有下文,她的维权行为依然在进行着。


线索征集